【查重吧-专业的论文服务平台】

让写作更简单-如何写毕业论文

注册

QQ:1028988511 电话:18703401474

舞蹈电影《黑天鹅》中的人物赏析

  
摘要:电影《黑天鹅》是以剖析人格特征、展现人性完善过程为主旨的喻意深刻的影片。主人公妮娜为了塑造芭蕾舞剧中黑天鹅的角色,大胆改变原有性格,弥补自己人性中的缺陷。她与一位位生活中象征着黑天鹅的女性们交往,向她们学习,与她们抗争,丰富了自己的性格,实现了她灵魂深处的诉求,最终完美地展现了舞剧黑白天鹅的形象。生活变幻莫测,使得人性不断遭受挑战。同舞剧中黑天鹅般的邪恶和困难斗争,才能使一个人的性格更加完善。黑暗是白昼的必经之路,“黑天鹅”也是“白天鹅”的塑造者。  
关键词:黑天鹅白天鹅塑造人性完善  
美国演员娜塔莉·波曼获得第83届奥斯卡最佳女主角桂冠,使她捧得梦寐以求的“小金人”的正是展现人性成长与突破以达到完善的电影《黑天鹅》。《黑天鹅》讲述了芭蕾舞演员妮娜为了塑造完美的艺术形象而对自己的性格进行大胆改变,将人生体验进行丰富和整合,从而成功塑造了角色,进而也实现了自身人格的完善。影片中妮娜曾经是单纯、甜美的女孩,是母亲的乖乖女,是同事眼中优秀的舞蹈演员。面对重拍芭蕾舞剧《天鹅湖》的机会,她积极去争取,最初被导演托马斯认为是饰演白天鹅的最佳人选。但真正吸引妮娜的是白天鹅与其同胞妹妹黑天鹅需由同一人去演绎的新型表演形式。妮娜需要的是人性中威勇、凶悍,甚至是邪恶、淫诈的性格来尝试黑天鹅的角色,而这些恰是她所欠缺的。因此,她同与自己性格对立的种种人物进行抗争,就像白天鹅与黑天鹅的争夺。最终她突破了自我,向自己的人格中注入了黑天鹅的特性,成就了一只真正自由、完美的白天鹅。整个影片中,演员身着的服装颜色具有很强的性格寓意。前一部分妮娜身着白色外套和练舞服。后来随着剧情发展,我们会不时发现她的外套或舞衣变成灰色或黑色,喻示着白天鹅之体附上了黑天鹅的灵魂。与之相比,妮娜的母亲、同事莉莉和贝斯在影片中自始至终都以一袭黑衣为装扮。素洁的白天鹅妮娜与这些像黑天鹅一样一身黑衣的女性们交往、争吵、反抗,同时与自己的本性进行斗争。妮娜突破了自我,战胜了这些“黑天鹅”们,取得精神和艺术上最大的成功。所以,正是这些身着黑衣的女人们一步步塑造了妮娜的成功。  
一、白天鹅:压抑下的窒息  
妮娜是个温文尔雅的女孩,循规蹈矩,乖巧听话,纯洁无暇。她是一个优秀的芭蕾舞演员,舞技精湛,动作完美,是饰演白天鹅的最佳人选。但是妮娜却很难演绎出黑天鹅的妩媚与诱惑。她的动作虽然完美,但却缺乏激情。是什么束缚了妮娜呢?  
妮娜的母亲艾瑞卡永远一袭黑衣,有一张禁欲者的长面孔,苍老的手像鸟爪一样抓在女儿粉嫩的手臂上。她对妮娜要求很严,期望也很高。这源于她也曾是一名芭蕾舞演员,但却由于意外怀孕生下了妮娜,而终止了艺术生涯。艾瑞卡企图把妮娜塑造成一个完美的芭蕾舞演员。艾瑞卡看似一个优秀的母亲,而实际上她的压制让妮娜失去了激情与活力。她始终把妮娜当成一个小女孩,她不愿看到妮娜的成熟,在她眼里似乎妮娜一旦由女孩变成女人,就意味着邪恶。所以她宁愿一直把妮娜束缚在儿童的时代,永远都是她的“乖女孩”。  
处在这一束缚下的妮娜是否快乐呢?从妮娜获得天鹅皇后这一角色,其母为其庆祝时就可以感受到妮娜的痛苦。当妮娜不想吃祝贺的蛋糕的时候,其母立刻变脸,妮娜只能听命。这一软暴力无形当中促成妮娜软弱被动的性格。妮娜时时刻刻处于母亲的监视之下,她没有任何独立的空间,以至于她在地铁里都能看到母亲的身影。这种令人窒息的管束压抑了妮娜。妮娜生就是一只纯洁无暇的白天鹅。她生活中的颜色基本是白色和粉色。妮娜通常身穿白色和粉色的衣服。她的雪白围巾就呈绒毛状,这即是白天鹅羽翼的象征,也是雏鸟新生羽翼未丰的象征。妮娜卧室的布置也是粉色的,粉色就是单纯幼稚的象征。就像一个小女孩一样,当妮娜看到母亲端来的早餐是切成两半的水果时,妮娜高兴地欢呼“粉色,太漂亮了”。可见妮娜始终生活在一个单纯幼稚的环境中,虽然她已经二十八岁,但她的心理年龄也许连十八岁都没有。  
这一时期的妮娜是被动的,软弱的,她只能听命于他人。妮娜在这一时期内心虽然也有竞争的压力,但是她心中没有欲望,更没有激情与活力。这样的性格是难以演好黑天鹅的。妮娜的压力是巨大的,她渴望获得成功,渴望挣脱束缚。而现实中,她成功的道路上充满了障碍,来自竞争对手的,来自上司的,来自母亲的,来自心理的,这些障碍让她深感压力。  
二、黑天鹅:寻找激情释放欲望  
妮娜生活的全部都是芭蕾舞,她对舞蹈有着强烈的热爱。为了获得天鹅皇后这一梦寐以求的角色,妮娜尝试着改变自己。这一改变的动力来自妮娜的内心,来自她的上司,也来自竞争对手,更来自她对艺术完美的追求。  
从妮娜偷了前任辉煌舞蹈演员贝丝的一支口红开始,妮娜已经开始蜕变。妮娜松散下发髻,涂上了口红,去找舞蹈总监托马斯希望能得到这一角色。松散的头发和口红就是欲望的象征,是改变的开始。她对总监挑逗时的一咬,让托马斯看到了她身上的力量与爆发力。托马斯在妮娜的蜕变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托马斯和妮娜的母亲就像磁铁的两级,在吸附着妮娜,而妮娜究竟会向那一边靠拢呢?托马斯倾尽全力去激发妮娜,同时,他又在保护着妮娜。妮娜生活在一个单亲家庭里,缺少父爱,人格也是缺失的,托马斯的引导和帮助无形中帮助她完善了她被动软弱的性格。  
促使妮娜改变的另一因素来自莉莉。莉莉我行我素,妩媚妖娆,身上充满力量和诱惑,她就是黑天鹅的化身。莉莉出现的这天傍晚,妮娜在归途中首次与遍体黑衣、长发披拂的自己劈面撞见。这是她潜意识中的“黑天鹅”首次出现,暗示妮娜其实对风情迷人的莉莉十分钦羡。和莉莉在酒吧里放松,缓解了妮娜压抑的内心,同时让她也更加喜欢莉莉,以至于幻想和莉莉发生了关系。莉莉其实就是妮娜的另一个自我,妮娜一步步走进莉莉,就代表着她离黑天鹅越来越近。妮娜在这一时期对母亲是很逆反的。她用一根棍子顶住门,不让母亲进入其房间,代表着她要摆脱母亲。当母亲反对她与莉莉外出时,妮娜更是不予理睬。回来时当母亲询问她去向时,她也出言不逊。当母亲要强行进入去房间时,妮娜竟然用门挤了母亲的手,这代表着妮娜从此之后要摆脱母亲的束缚。因为母亲的手就象征着对妮娜的管束。妮娜的手上和背上竟然有很多伤口,这些都代表着妮娜的蜕变。妮娜做了被黑魔王擒住的梦境之后,第一次发现肩胛处有伤痕,并且她闪躲着、砌辞掩饰,不愿母亲过多注意;后来,抓痕频繁出现;她的足趾趾甲破裂,血肉模糊;尤其是妮娜背上的伤口,最后妮娜竟从中拔出一根刺,这根刺竟然变成了一根黑色的羽毛,这就意味着黑天鹅已经进入了妮娜的内心,黑色的羽翼正在丰满,她要从白天鹅的束缚中破茧而出。  
这一时期的妮娜身上的颜色也发生了变化。当她频频出现幻象之后,她练舞时穿的上衣从白色变成灰色;她的家居服也成了灰色——灰色渗入了妮娜的粉色天地。在酒吧中,莉莉给了妮娜一件黑色的性感背心。妮娜把它套在了白衣外面。服下致幻药物后的一夜,妮娜的毛衣彻底变成了深灰色。可见妮娜已经开始慢慢学着释放自己,不再软弱被动。  
三、艺术颠峰的造成  
随着妮娜对于自我内心世界的探究,越来越靠近黑天鹅的影子。正如茨威格所说:“她内在激情还未苏醒,她真正地、深处的自我尚未成形,只有被狂热的激情激发之后,她才能真正蜕变,绽露出蜷缩的翅膀。”但她出现幻觉的次数也明显增多。  
在演出的前夜,妮娜不顾母亲的劝阻,在莉莉的带领下,去酒吧尽情地喝酒,甚至尝试嗑药,甚至幻想她带莉莉回家,拿木棒抵着卧室的门,尽情地与莉莉交欢,从莉莉别扭地姿势中,看到莉莉肩胛上纹身仿佛变成了震动的翅膀,“黑天鹅”的因子仿佛也要冲破妮娜的体内。最后才发现莉莉的面庞原来是自己的脸,此时的妮娜已经燃起了对黑天鹅角色的激情与欲望。  


在最后排练中,妮娜对于黑天鹅的演绎逐渐趋于完美。在最后的排练中,艺术总托马斯为妮娜的排演第一次竖起大拇指。妮娜并没有感到轻松,反而幻觉的次数越里越频繁。当得知莉莉是自己黑天鹅角色的替补时,妮娜立即显得焦虑不安,找到托马斯评理。而托马斯认为告诉妮娜她的演技有迅猛的突破,完全不必担心莉莉构成的威胁,回家好好休息即可。但此时的妮娜幻觉愈加严重。夜深了,一个人仍孜孜不倦地在舞蹈房做最后练习,臆想到莉莉为了获得黑天鹅的角色,在排舞间的走廊上引诱了托马斯。去看望前辈贝丝时,幻想贝丝疯狂毁容的场面。以及回到家中,挂在墙上的画都变成立体,都朝着妮娜哭喊,妮娜扯下了墙上的画。当母亲质疑她到底怎么呢,妮娜没有回答,而是独自回到卧室,对着镜子,臆想从自己肩胛的抓痕拉出了黑色的羽毛,诉说着黑天鹅要呼之欲出的迫切心情。  
而妮娜真正完成人格蜕变的是演出日当天,当妮娜赶到演出现场时,因为母亲没有叫醒她而迟到了,托马斯决定让莉莉临时代替妮娜出演黑天鹅,而妮娜淡然地告诉托马斯自己一定要演。借着红光,妮娜在舞池中偏偏起舞,展现出了白天鹅高贵、圣洁、脆弱的美。在第二场黑天鹅的演出换场期间,妮娜走进化妆间,突然发现莉莉身穿黑天鹅的装扮,妮娜的眼睛充血,一瞬间变成红色,一怒之下把莉莉撞向玻璃,拿着玻璃的碎渣刺向莉莉,莉莉的鲜血溢出,事后在若无其事地上台表演黑天鹅的部分。  
在演绎黑天鹅的时候,妮娜一袭黑绿色的妆容,戴着精致的面纱,妮娜在舞池中自如地发挥,她幻想自己的手臂上长出来黑色的羽翼,当宏伟的音乐响起时,妮娜在舞池中急速的旋转,愈旋转黑色的羽毛就愈丰厚。妮娜也毫不畏惧,愈跳愈好,完全放开了自己,无懈可击的表演在观众的热情掌声中谢幕。而然,回到化妆间再次换妆的妮娜却发现,而真正地莉莉敲门向娜娜表达了由衷地祝愿。而妮娜发现刚才所谓的“莉莉”的尸体不见呢,门口的血迹也消失了,妮娜面部惊恐,才俨然发现刚才拿玻璃刺伤的人是自己幻觉分裂出来的莉莉,这一切不过都是自己在和自己的人格做斗争。妮娜再次回到舞台,白天鹅再次翩翩起舞,妮娜与坐在台下  
默默关注她的母亲艾瑞卡深情凝望,此时此刻仿佛化解了母女多日以来的矛盾。最后一幕,饰演白天鹅的妮娜在金色光辉的映衬下,从高处纵身一跃,观众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血迹在妮娜白色舞裙中扩散,妮娜用自己的生命造成了艺术的巅峰,正如她最后所说,她感觉到了完美。  
四、结语  
白、黑天鹅象征了妮娜的两个自我:白天鹅象征着妈妈用玻璃温室培育出来的乖乖女,一直受到约束,纤细、谨慎、克制的自我,而黑天鹅象征着自由、热情、欲望、冲动、是跟妮娜的现实相反的自我。压抑下窒息的生活束缚了妮娜的激情与活力,只有释放压力与欲望,才能展现出两个性格迥异的黑白天鹅。在经历灵与肉的双重磨难之后,妮娜终于完美地将黑天鹅与白天鹅融为一体,达到了对艺术完美的追求。  
参考文献:  
[1]宋敏.  《黑天鹅》娜塔莉·波特曼的独角戏[J].东方电影.2010(11)  
[2]王炎.  娜塔莉·波特曼的《黑天鹅》之舞[J].大众电影.2010(24)  
[3]寒一一.  白天鹅黑天鹅娜塔丽·波特曼[J].时尚北京.2011(02)

2020年12月5日 21:06
浏览量:0
收藏
站点标题-双击进行编辑

最新文章

会计论文
MBA论文
人力资源
工商管理
美术论文
汉语言文学
音乐论文
舞蹈论文
法律论文
财务管理
市场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