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重吧-专业的论文服务平台】

让写作更简单-如何写毕业论文

注册

QQ:1028988511 电话:18703401474

传统文化的电视传播模式——以《中国诗词大会》为例

  摘要:意在继承和弘扬传统文化的《中国诗词大会》电视节目在央视播出以来,创下了收视高潮。在自媒体快速发展的背景下,电视媒体为了达到更有效地的传播效果和影响,需要改善传播传统文化的模式。本文以《中国诗词大会》电视节目为研究样本,分析了中国传统文化在电视媒体传播下存在的问题,并提出了改善电视媒体传播传统文化模式的对策和建议。首先,论文从传统文化的传播现状和电视媒体对传统文化传播的作用方面查找问题。其次,对《中国诗词大会》电视节目的内容制作和参赛者、主持人与嘉宾的配置进行了深入分析,既肯定了《中国诗词大会》在传播传统文化上的创新之处,又探索出电视媒体在传播传统文化的模式中存在的问题。论文最后针对大众审美容易疲劳、节目内容不丰富和传播形式太单一的问题,提出了坚持内容创新模式和线上线下整合传播的建议。

  关键词:传统文化电视媒体;传播《中国诗词大会》

  一、绪论

  1.研究目的

  随着社会的快速发展,多元文化层出不穷,对于传统文化的继承和弘扬受到人们的广泛关注。在目前的电视节目市场下,传统文化类节目受到了国人甚至外国友人的大力追捧,但是如何更好地兼顾有效传播和持久传播的需求,作为最主要媒介的电视媒体有着不可推卸的责任。本文围绕《中国诗词大会》电视节目深入地分析其优势和缺陷,为电视媒体在传播传统文化时,是否能够与时俱进地适应市场环境和满足受众需求,是否能够肩负起有效持久地传播传统文化的责任,为以后文化类节目的传播发展提供借鉴和摈弃之处,所以具有研究的意义。

  2.研究内容

  文章以《中国诗词大会》电视节目为研究对象,最终针对电视媒体在传播传统文化中的困境,提出改善电视媒体传播传统文化模式的建议。论文的主要研究内容包括以下四个部分:

  第一部分,主要阐述本文的选题目的和意义,引出研究方向,并说明本文的主要研究内容。

  第二部分,主要阐明电视媒体下传统文化的传播现状和作用,分析其利弊。

  第三部分,主要阐述《中国诗词大会》电视节目的内容制作和人物设置,同时对电视节目的创新点详细剖析。

  第四部分,主要对电视媒体在传播传统文化中存在的问题提出改善传播模式的建议以及具体措施。

  3.研究方法

  (1)文献研究法:首先搜集和整理电视传播模式的相关文献,其次进行广泛阅读后了解和掌握目前电视传播模式,为传统文化的电视传播模式的研究打好理论基础。

  (2)个案研究法:通过认真观看《中国诗词大会》电视节目得到有关材料数据和发展情况,并结合理论知识进行分析研究。

  (3)理论与实际相结合法:通过对传统文化电视传播模式的理论知识的了解,并结合《中国诗词大会》电视节目的实际具体情况,以此找到改善传统文化的电视传播模式。

  二、电视媒体传播下的传统文化

  电视媒体作为大众媒介最主要的类型,继续传承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义不容辞。在“汉语热”和政府大力扶持下,电视媒体不断推出传统文化类型的节目,但是文化类节目使选择接受信息的受众范围缩小,这样的背景环境对电视媒体传播传统文化是一个机遇又是一个挑战。

  1.传统文化的传播现状

  (1)“汉语热”的潮流

  我国的文化软实力在近年来呈逐步增强的态势发展,这样的局势使越来越多的外国友人被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所吸引。从客观角度来看,截止到2015年,中国在134个国家设立的孔子学院已达500所学院,设立的孔子课堂已有1000个,[1]可以说是遍布世界各地,这就逐步形成了“汉语热”,接着“汉语热”的潮流将中国传统文化推向世界。2008年7月1日,湖南卫视《汉语桥》的开播,受到了国人甚至外国友人的大力追捧,使文化类节目开始了新的篇章。随后的几年里,各个电视台不断大力推出这类传统文化类型的节目,比如河南卫视的《汉字英雄》、《成语英雄》;河北卫视的《中华好诗词》;浙江卫视的《中华好故事》;央视的《汉字听写大会》、《中国诗词大会》等。

  (2)政府的扶持

  2013年1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山东曲阜考察孔府和孔子研究院时强调:“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强盛,总是以文化繁荣为支撑的,中华民族伟大复兴需要以中华文化发展繁荣为条件。”[2]习近平总书记提出文化建设“六个一”的内容,领导着电视媒体传播模式的方向。电视媒体不断推出文化类综艺节目,积极响应国家的政策号召。同时现在大量的娱乐节目充斥着整个市场,总有一些电视媒体会出现无底线的节目内容,导致电视节目过度娱乐化。随后,国家广电总局在颁布了《关于进一步加强电视上星综合频道节目管理意见》,该政策的出台明确表示,要防止电视媒体的传播过度娱乐化和低俗化。这被受众称之为“限娱令”。[3]“限娱令”的颁布,更是加大了电视媒体传播文化类综艺节目的开展力度。

  (3)受众的局限性

  对于传统文化的传播,它的受众是有局限性的。因为受众群体本身存在着审美差异,每个人的审美程度是和他自身的价值取向和兴趣爱好是有必然关联的。传统文化类节目与综艺娱乐节目有明显区别,传统文化类节目的传播目的是为了引导和教育受众,而综艺娱乐节目的娱乐性相更强,在闲暇时间受众大多都会选择综艺娱乐节目,达到愉悦身心、放松身心的目的。对于喜好传统文化的人,势必会选择跟自己兴趣爱好相投的节目来观看,以便产生情感上的共鸣。再者说,文化程度和知识结构的差异也会对受众群体造成局限。传统文化类节目的传播是要建立在有文化内涵和文化修养的受众的基础上。如果传统文化节目和受众审美不相吻合,就无法产生情感上的共鸣,这对传统文化的传播起不到任何有效成果。

  2.电视媒体对中国传统文化传播的作用

  中国传统文化要保持源远流长的状态,需要时俱进地适应市场环境,需要通过载体来继承和弘扬。中国传统文化在目前充满挑战和机遇的传播现状下,作为最主要大众传播媒介的电视媒体,其自身的属性特点和作用让电视媒体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责任显得尤为重要。

  (1)广泛影响力

  首先电视媒体是通过声音和画面的结合来传播具体内容。声音作用于听觉,在电视节目中,声音包括人声、音乐和音效,环绕式的声音来渲染不同的气氛;画面作用于视觉,提供人物、事件和背景,塑造真实感和趣味性。声画合一的效果让电视媒体越来越成为一种生活方式。电视媒体通过声画合一的效果生动形象地传播传统文化,为具有学术性的文化内容赋予了一层趣味性,不再让受众在接受文化信息时感到单调无趣。其次,电视媒体具有传播速度快、受众范围广、互动性强的特点,这样丰富精彩和直观易懂的传播模式,是大众在获取信息时首选的媒介类型。根据中央电视台在2007年12月“全国电视观众抽样调查”主要结果新闻发布会上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07年,中国4岁以上电视观众总数为12.05亿人。[4]受众范围是电视媒体传播的广度,传播速度和互动性是电视媒体传播的深度,无论从广度还是深度,说明电视媒体拥有大量固定的受众。如此广泛的影响力对电视媒体传播中国传统文化起着巨大的作用。

  (2)引领正确导向

  在目前多元文化层出不穷的市场环境下,受众更多地愿意选择娱乐性和视觉冲击力强的节目,这样往往在传播的过程中缺少了文化内涵。电视不仅传播文化,同时也构成文化本身,因此,它不仅担负着制造流行文化的任务,同样担负着对文化的积淀和提升,在制造社会时尚的同时引领社会时尚。[5]中国传统文化通过电视传播让受众获得精神上的归属,以弥补文化营养的匮乏。因为电视媒体作为党和政府的耳目喉舌,具有很强大的舆论影响力,所以电视媒体自身把握着正确的方向和明确的是非观。全媒体时代的电视媒体必须在传承传统文化中有所担当,以自身的文化知识,把握传统文化中的主流价值观,通过最为恰当的电视手段,将真、善、美的种子播散与大众的心田,从而培养我们民族一脉相承、健康向上的文化人格与文化精神。[6]传播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是电视媒体引领受众把握正确导向的一种途径,能够潜移默化地影响和激励着受众的思想、行为、素养等,丰富受众的精神文化生活,达到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根本目的。

  3.《中国诗词大会》通过电视媒体传播中华文化

  电视媒体对传统文化传播的作用,指导着各个卫视不断推出文化类节目。央视自主研发的《中国诗词大会》在播出后创下了收视高潮,是原创文化类节目中的佼佼者,本文选择《中国诗词大会》作为研究样本,是为了对推动文化类节目的发展提供借鉴之处。

  (1)《中国诗词大会》的节目简介

  在中央电视台播出的《中国诗词大会》,到现在为止一共播出了两季。第一季也就是首播时间在2016年2月12日,第二季是在2017年1月29日播出。节目的主旨是“赏中华诗词、寻文化基因、品生活之美”。它是以竞赛形式制作播出的,参赛选手分为挑战者和百人团两部分,赛制分为单人追逐赛和擂主争霸赛。节目中填字题、抢答题、识对句题、别诗句题、图片线索题等内容很是丰富,每道题目的设置也有亮点。据央视统计,节目的播出观众收看累计达到11.63亿人次,[7]创下了收视高潮,同时掀起了受众学习中国诗词的热潮,更是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弘扬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2)选择《中国诗词大会》作为研究样本的原因

  选择《中国诗词大会》作为研究样本,是因为该节目是央视自主研发的一档原创文化类电视节目。从制作公司来看,中央电视台代表着国家发声,象征和传递着是党和政府的重要思想文化,具有权威性和代表性,更是全国受众甚至世界各地的受众获取信息的主要渠道。中央电视台制作播出的《中国诗词大会》,正是电视台对国家出台的政策做出的积极反应,节目播出的效果如何可以直接地反映出电视媒体对传统文化的传播效果,所以有权威性和代表性的电视节目更具研究的意义。从节目内容来看,节目制作的精良是因为投入了大量的心血,比如题量、题库和题目内容的设置,包括现场投入上百名的参赛选手,并且《中国诗词大会》是一档综艺类文化节目,寓教于乐式的传播中国传统文化比其他枯燥乏味的文化类节目拥有更多的受众。从节目创作来看,《中国诗词大会》电视节目是央视依据此前的《中国汉字听写大会》、《中国成语大会》等节目自主研发的文化类节目,但是原创文化类电视节目中的原创元素既有优点,也会有它的缺陷,这就对之后文化类节目的传播发展提供很多借鉴之处,所以具有研究的意义。

  三、《中国诗词大会》电视传播模式的新意分析

  《中国诗词大会》是原创文化类电视节目,本章从节目制作和人物设置两方面对电视传播模式的新意进行分析。首先从节目制作上详细分析主题色彩的设置、互动环节的设置和节目内容的设置。

  1.节目制作

  (1)主题色彩的设置

  色彩是一门艺术,它具有操纵人类感情的巨大能力,在迅速吸引视线之后,色彩营造氛围、引发情感的功能便发挥了作用。[8]电视节目制作的整体色彩搭配是受众观看节目时,视觉感官反馈给大脑的第一印象。众所周知,任何事物的第一印象尤为重要,如果在电视节目播放时第一眼给受众以眼前一亮的感觉,一定会让受众驻足的更久。色彩所焕发的魅力,让人们在生活中更好的把握和运用色彩搭配。从色彩学上看,色彩分为冷、暖两个色系。《中国诗词大会》节目制作中都是以黑色和深蓝色这样的冷色系为主要背景色彩,将黑色和深蓝色搭配运用到节目主题色彩中,营造公正、客观、严肃、庄重、冷静的氛围。《中国诗词大会》的竞赛赛制模式运用黑色和深蓝色搭配,正好将比赛的紧张氛围营造的淋漓尽致,但是这两种冷色系的颜色过于深沉和厚重,时间久了会给人一种压抑的感觉。所以在第一季《中国诗词大会》节目制作中,主题色彩又以黄色、紫色为辅,让节目不失轻松活泼的感觉,还又减轻了压抑的感觉。在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电视节目中,辅助主题色彩的颜色又被改为红色。红色是暖色系,给人一种温暖和热烈的感觉。这一改动将节目的比赛模式氛围营造的更加强烈。冷暖色系相搭配合理运用,能够树立视觉形象,为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带来良好的效果。《中国诗词大会》背景色彩的合理运用,还为节目的播出增添了些许魅力,牢牢的吸引着受众的视觉感官,通过感官认同达成情感上的共鸣。

  (2)互动环节的设置

  《中国诗词大会》节目中主要的群体是挑战者与百人团。百人团与挑战者同时答题,这是节目内容制作中第一个互动环节。第二个互动环节是守擂者和攻擂者的互动。在挑战者与百人团互动的环节中,有一道难度系数较低的题:“南朝四百八十寺”接下一句中,在百人挑战团中有尽然有12人答错。这可以看出,就算是简易诗词题目也会有人答错,这样的答题结果也会给在场的观众和电视机前的受众一个警醒的节目效果,不能只是一味去学习和品鉴难度系数高的诗词,更要将基础的、简单的诗词学习透彻。在节目中有一道九宫格填字题:“故国三千里”,思维挑战者听到倒计时的声音,因为慌张没有答上来,所以不能将击败百人选手团的分数继续累加到思维挑战者的分数上。从这一节目效果看出,不仅诗词题目考验了参赛者的知识面、思维反应能力、应变能力和心态的调整,而且说明了挑战者与百人团互动环节是相辅相成的,还更加让受众明确了在古诗词上容易混淆的地方,这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起到了很有利的传播效果。

  为了加强受众的参与感,线上互动是现在电视媒体与受众互动必选的一个手段。第一季《中国诗词大会》通过扫描二维码进行同步答题,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通过微信摇一摇进行同步答题,让观众参与到其中。二维码和微信摇一摇是现代社会人们经常使用的第三方应用程序,电视节目中运用线上的互动,可以看出《中国诗词大会》节目制作的与时俱进。通过扫描二维码和微信摇一摇参与答题,让受众不只是用直观的方式单纯的去观看节目,更是让受众参与其中进行答题,拉近了受众与屏幕的距离,为受众营造一种身临其境的感觉。在受众通过扫描二维码和微信摇一摇参与答题时,答题的结果是对是错,都会对受众造成相应的影响,明确了自身对诗词的学习错对和理解程度,达到节目传播的效果,从而通过电视媒体有效的传播了中国传统文化。

  (3)节目内容的创新点

  《中国诗词大会》电视节目的内容分为个人追逐赛和擂主争霸赛两个部分。在播出的每期节目中,有5位思维挑战者和100位选手团进行个人追逐赛,百人选手团在答错题的时候,面前的屏幕会显示一个盾牌被击碎的画面,这种“击败体”是节目制作的一个创新之处。5位思维挑战者最多回答10到题目,答错即停止。思维挑战者所获得的分数就是百人选手团答错的人数。个人追逐赛总分最高的选手和百人选手团答题正确率最高且最快的选手进入到擂主争霸赛的环节。这种循环竞赛模式的节目制作,又是《中国诗词大会》节目的一大亮点。任何竞赛都是紧张激烈的氛围,但是《中国诗词大会》用循环竞赛模式的节目制作方式,让参赛者、包括电视机前的受众不是一味只追求胜利的结果,而是从通过节目内容诗词题目的设置,真正学习到知识,也从心理上减轻了比赛激烈、紧张的气氛。

  《中国诗词大会》诗词题目的设置有识别诗句题、对局题、填字题、单项选择题、抢答题、图片线索题和文字线索题。其中识别诗句题是以九宫格和十二宫格的形式出题,给出九个或者十二个字拼成古诗词其中的一句,这种出题方法往往会将两首字词相近的古诗词放在一起,让参赛者进行答题。在节目中有这样一道识别诗句题:“孤、蓑、烟、直、笠、翁、大、漠、洲”,这道诗句识别题百人团中有45位选手答错。正确答案是“大漠孤烟直”,答错的人想象成“孤舟蓑笠翁”,在找“舟”字的时浪费了答题时间,导致近半的选手答错。设置这种混淆视听的出题方法,不仅让参赛者和电视机前的受众对相似的古诗词有一个全新的认识和学习,还锻炼了参赛者和电视机前的受众的发散性思维和对时间的把握,这不难看出节目制作的用心。在对句题和填字题上,节目制作又是在考验参赛者和受众对字、词把握的准确度。填字题的设置中有这样一道题:“随意春()歇,王孙自可留。”正确答案是“随意春芳歇,王孙自可留。”可挑战者的回答是“随意春风歇,王孙自可留。”“春风”和“春芳”字音很相近,但是两者表达的意思却不同。在节目内容制作上,对句题和填字题的设置上,可以说是别有用心,这不仅考察了参赛者对诗词的字音背诵和默写的准确度,还通过电视媒体将诗词容易忽视和出错的地方提出来,让受众对诗词的认识和学习造成有效的传播效果。单项选择题的设置意在考察参赛者对诗词的字、字词、诗句深层理解的程度,没有太多的亮点。可抢答题和文字、图片线索题的设置,是整个节目内容中最大的创新亮点。虽然题目设置的目的是为了根据提供的线索答出诗句、作者、诗名、节日等类型,但是别出心裁的出题方法却让人眼前一亮。第一季《中国诗词大会》的图片线索题是水墨画,在古代诗人们作诗绘画是他们日常娱乐的方式,在《中国诗词大会》上水墨画和诗词的搭配更加营造了一种古香古色的氛围,根据观察水墨画的线索答题可以说是答题时的一大乐趣。在第二季《中国诗词大会》的图片线索题又将水墨画创新成根据沙画提供的线索答题。沙画是用沙子作画,用手捧一把沙子,经过撒、摔、抹、勾,形成一幅绘声绘色的画面,这种不仅绘画形式吸引着人们,而且作画的过程更是耐人寻味,所以沙画成为近几年特别流行和追捧的一种作画方式。央视节目制作在第二季选择沙画作为一种出题方式可以说是与时俱进,把现代元素和传统元素有效的结合在一起,比水墨画更加具有特点。参赛者和受众不仅被耐人寻味的沙画魅力所吸引,更是在沙画中寻找线索进行答题,让诗词的传播赋予了趣味性,是其他电视媒体需要学习和品鉴的地方。

  2.参赛者、主持人与嘉宾的配置

  一档电视节目除了需要有精良的节目制作内容,还需要人物设置部分的充分搭配。《中国诗词大会》电视节目的人物设置由参赛者、主持人和嘉宾三部分组成。接下来详细分析参赛者、主持人和嘉宾的配置。

  (1)有量有质的参赛者

  《中国诗词大会》的参赛者呈多样化,从七岁的孩童到五十开外的长者,再从外国友人到海外华侨,有从做普通职业的,比如卖菜刀、卖肉的基层老百姓到现在还在高等学府里求学的莘莘学子。节目中有一位年仅7岁的参赛选手年,7岁的李尚容答题时不只是因为比赛而答题,小尚容在答完题时还会对题目有自己的独到见解,落落大方、临危不乱地赢得113分的高分,多才多艺的小尚容在节目中唱了一首杜甫《春夜喜雨》,以唱歌这种独特的形式来背诵和领悟诗词,可以说是“自古英雄出少年”。只有7岁的参赛选手喜欢诗词,证明了诗词在我们这个民族和少年中是生生不息的,而且诗教这种形式在教育孩童上,不仅了增加了孩子的知识容量,还比任何一种教育方法都更加得体。像李尚容这样的小选手完全不输高等学府里求学的学生,而来参赛的普通职业基层老百姓对诗词的学习让观众们深深钦佩。来自陕西渭南的刘泽宇用“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来介绍自己,表达他的心境,他从抹灰工到小学语文老师的转变,正是因为常年在报刊上发表自己创作的诗词才有幸被赏识。在刘泽宇当老师后,每周二在操场给全校师生教诗词,举办了一个属于自己的“诗词大会”。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的开播可以从刘泽宇的事例上看出,中国传统文化由小及大的影响着每一个人,潜移默化的影响着他们的人生道路。《中国诗词大会》节目中,外国友人的参赛让中国传统文化在电视媒体的传播下有了显著效果。来自刚果民主共和国的南唐在节目说:“他的愿望就是以后把中国的诗词翻译成刚果民主共和国的语言。”南唐的意识是在搭建起一座文化沟通的桥梁,传播中国的传统文化。从这里就可以看出电视媒体对中国传统文化传播的实际效果已经潜移默化的影响到外国友人。全国各地、各行各业、各年龄段的参赛选手的广泛性和多样性,增强了观众参与到节目中的互动感和活跃度,更是体现了节目对诗词文化推广的意义。在节目中还设置了参赛者答题前,有一段简单的自我介绍和当场吟诵诗词,这种全方位的互动交流塑造了参赛者的个性,带动现场氛围空前高涨。

  (2)优秀的节目主持人

  董卿经过多年央视春晚的主持和多档大型综艺节目的历练,为她自身塑造了优雅又自如、博学又活泼的一种气质,她对大型演播室节目的把控能力相当出色,是《中国诗词大会》主持人当仁不让的选择。主持人是整场节目的主导者,但董卿对整场节目的把控程度掌握的很到位,她会参与到节目中,去掉主持人的权威感,调动节目气氛,不再让主持人的身份凌驾于他人之上,这是节目中的一个亮点。文化类节目要求主持人必须具备专业的更深层次的语言功底和良好的文化修养。具备专业主持素养的董卿作为这档节目的主持人,是连接点评嘉宾、参赛者和观众的桥梁。她在节目主持中经常引用典故和诗词,并且又把引用的典故和诗词衔接得很巧妙,她说的每一句话都可以淋漓尽致的把语言、语义、语感和语流同时表达出。比如在节目中,当有参赛者回答不上来题目时,点评嘉宾会说如果有参赛者回答不上来题目,那就是“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这时董卿谈笑着说如果有人可以回答上来并且获得本期擂主的位置,可以说是“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从这一点就可以看出董卿犀利的即兴表达能力。可《中国诗词大会》节目不仅仅只是对题目的设置进行相应的点评,在董卿救场时,即兴说出孟郊《登科后》的一句“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时,嘉宾对整首诗的内容进行的赏析点评,这种相互呼应与节目的赛制巧妙结合。

  董卿出色的语言功底和职业素养深深地征服了观众。在节目录制中,主持人董卿髌骨受伤,但她只简单地处理了伤口,坚持录完节目。董卿努力争取做到最好,不愿意在现场留下任何遗憾。她把录播的节目当做直播在做,不因为自己的原因影响参赛者的状态和耽误整个节目的进程,这种尽职尽责的职业素养是不常见的,为其他主持人树立了一个好榜样。董卿主持效果的思想性、感染性和趣味性值得点评及学习。

  (3)专业点评嘉宾的设置

  《中国诗词大会》节目组邀请康震教授、蒙曼副教授、郦波教授和王立群教授四位点评嘉宾轮番坐镇。这四位点评嘉宾都曾参加过高知名度和影响力的《百家讲坛》文化节目,具有丰富的电视文化类节目录制经验,为高质量传统文化类节目的制作效果加了一层保障。凭借四位点评嘉宾的知名度提升了整个《中国诗词大会》节目的知名度。康震老师曾在节目中用“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和“数风流风物,还看今朝”一古一今的诗词鼓励和祝福参赛者,这种即兴发挥诗词的能力让节目内容不过于死板和僵硬。而且点评嘉宾具有专业的圆场能力,有一位八岁名叫冯子一的参赛选手在节目中介绍自己对诗词的喜爱程度和高超的学习能力,在学校中已经连跳三级,可在一道简单题目上回答错误,全场一片哗然让自己陷入尴尬的气氛中,但点评嘉宾立即引用了“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的诗词,不但鼓励了冯子一,还转移受众的注意力,缓解了现场尴尬的气氛,保证了节目的进程。四位博学的点评嘉宾在节目中不是线性的只对诗词题目的内容进行讲解和分析,而是用发散性的思维举一反三,讲解与题目相关的知识内容。思维点评嘉宾用渊博的学识、睿智的语言风格、扎实的文学功底和儒雅可亲的外表吸引着参赛者和电视机前受众的关注,凭借自身魅力打造了高质量的一档节目。

  四、对传统文化电视节目传播的思考

  1.电视媒体在传播传统文化中的困境

  通过对电视传播模式上创新点的探索,可以看出电视媒体在传播传统文化的模式上有很多值得肯定的地方,但是在多元文化层出不穷的现状下,电视媒体在传播传统文化中的困境不能小觑。

  (1)大众审美易疲劳

  大众审美是我们用意识对事物审视、认可、追求美感的结果。大众审美作为传播媒介的载体起着引导受众的的作用,它与价值取向、兴趣爱好、文化程度和文化内涵修养有必然联系,所以大众审美具有差异性的特点。传统综艺节目是以强调“寓教于乐、雅俗共赏”而著称,然而这种益智类节目传统的教化理论往往找不到合适的电视表达形式,并导致节目难做也难看、传播效果差的恶性循环。[9]在人们从心理上审视事物产生美感后,因为长期被反复刺激,对该事物产生了麻木、厌倦的感觉,这就是大众审美容易疲劳的特点。《中国诗词大会》节目的开播虽然迎来了收视热潮,但是作为一档益智类文化节目教育性太强,观众在选择电视节目上都会选择放松身心、自由、富有个性的综艺娱乐节目。传统文化节目和大众审美不相吻合时,就无法产生情感上的共鸣,这就大大降低了收视率和传播力度,对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也就起不到任何效果。可是综艺娱乐类节目很容易出现低级趣味的内容,这对节目制作是一个很难把握和控制的力度。传统文化类电视节目在未来发展的道路上,如果一味保持原状,没有大跨度的创新之处,就无法满足的大众审美情趣,难以避免节目被淘汰的结果。

  (2)节目内容不丰富

  社会的步伐是前进的,这对传统文化的传播是一个挑战。对传统文化内容的传播必须要用现代元素和现代手段达到与时俱进的效果。从隋朝开始的科举制到如今一直使用的应试教育,可它的弊端导致现在的人们越来越反感填鸭式的应试教育。虽然《中国诗词大会》这档节目在制作题目设置上有创新之处,但是节目制作方式依旧是应试教育式,是通过对诗词的背诵、默写和理解程度来考察参赛选手的能力,是一种老气横秋的考察形式。如果单纯的从背诵、默写和理解程度来考察参赛选手的能力这与在校园中参加考试的感觉如出一辙。电视媒体直线式的思维模式和目光的局限,导致了节目内容的制作上不够丰富,让节目背负了厚重的乏味性。这类益智文化节目难逃被人们厌烦后遭到摈弃、淘汰的困境,这需要电视媒体在原有的基础上勇于创新和思考策划,做到用发散性的思维模式和与时俱进的眼光去审视和整合传统文化。

  (3)传播形式太单一

  《中国诗词大会》电视节目播出是在每周五晚上的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和科学教育频道,节目只仅限于在中央卫视两个台播出,但在当今社会人们需要获取信息时大多选择互联网。《中国诗词大会》电视节目播出局限在了央视,传播渠道的局限会造成节目传播效果的降低。在科技快速发展的现代社会下,互联网成为了人们选择获取信息的主要手段。如果要达到传播传统文化的根本目的,节目制作播出要兼顾电视和互联网两个主导渠道。爱奇艺、腾讯视频和优酷占据了流量的第一入口,可是《中国诗词大会》在网络上的播出只限于央视自创的第三方应用程序——央视影音上才可以收看,这比起其他成熟的移动端逊色了不少。我们可以理解央视为了自身品牌的利益只选择在央视影音播出,但是有限的传播形式限制了节目传播效果。

  2.改善电视媒体传播传统文化模式的建议

  根据电视媒体在传播传统文化中遇到大众审美易疲劳、节目内容不丰富和传播形式太单一的三大困境,需要对症下药,提出有建设性的意见,改善电视媒体传播传统文化模式,更好地推动传统文化类节目的发展。

  (1)坚持内容创新模式

  创新是广播电视节目的生命力所在。[10]电视节目的生命力是否持久是要看电视媒体是否在不断创新突破,坚持创新思维能为电视媒体传播传统文化带来更蓬勃的生命力。比如在《中国诗词大会》节目中,节目可以不只是从背诵、默写和理解程度来考察参赛选手的能力,而是可以在节目制作中加入朗诵比拼的环节。比如挑战者与百人团朗诵比拼、参赛选手与点评嘉宾朗诵比拼、参赛选手与主持人朗诵比拼等,将朗诵环节的得分计入总分,不仅可以考察了参赛选手诗词的背诵、默写、理解能力,还考察了诗词的朗诵能力,全方面传播诗词。综艺娱乐节目是受众现在所大力追捧的节目类型,作为文化类节目不能以综艺娱乐的形式制作播出,但是电视媒体可以学习、借鉴娱乐节目的形式。真人秀是综艺娱乐节目的主流形式,特别是明星真人秀和亲子真人秀这两大类型,电视媒体可以在文化类节目的环节制作上加入明星真人秀和亲子互动这类潮流元素。这类环节的设置不仅可以创新突破原有模式,还可以通过轻松娱乐的互动方式来共同学习传统文化。兼收并蓄多元文化,不断坚持创新突破,让电视媒体传播传统文化时达到持久又有效的效果。

  (2)线上线下整合传播

  电视文化是一条产业链,由电视到图书到音像制品,到服饰等等无不渗透到大众文化的各个角落。[11]它的传播从不同方面反映着社会生活,介于陈旧的传播模式和低俗内容的出现,电视媒体必须要认识和把握社会文化大背景,一定要寻找自己的出路。就目前市场实际事态来看,电视媒体要走与受众不断互动的道路,线上线下整合传播,让每一个环节的文化元素去刺激受众的神经。线上需要改善的地方是电视媒体必须要坚持不断创新突破节目模式的原则,线下要扩展新的传播道路。首先,电视媒体可以在小学、初高中校园举办传统文化类比赛活动,进行选拔,最后统一在节目中参赛。延伸到全国小学、初高中的学校中,不但能够更好的影响青少年学习传统文化,而且还有效地做到文化的延伸。其次,微博和微信是人们现在社交交流的方式平台,开通微博和微信平台可以直接反应了受众的需求,增强了观众的参与感,提升节的目互动性。最后电视媒体在线下可以开发手机和电脑游戏,在游戏闯关过程中可以学习到传统文化。从线上到线下形成的文化产业链条可以为中国传统文化的传播和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五、结语

  具有广泛影响力的电视媒体是大众媒介最主要的类型,是传承中国传统文化不可或缺的手段。央视《中国诗词大会》电视节目的播出创下了收视高潮,引起了诗词爱好者和学术界的广泛讨论,更是让越来越多的人愿意主动地去学习中华传统文化。电视媒体传播传统文化的创新之处不仅为文化类节目注入了新的活力,而且对传播传统文化具有一定的推动作用,但是电视媒体在传播模式上还存在着一些无法避免的问题,对于提出改善传播传统文化模式要坚持内容创新模式和线上线下整合传播的建议,电视媒体要不断完善其不足之处,这样电视媒体才能更好地推动传统文化类节目的发展。

  参考文献

  [1]王润泽.孔子学院功能定位与安全发展的战略思考[J].新闻春秋,2016(02):10-15.

  [2]李亮亮.习近平文化建设的“六个一”[OL].http://news.sina.com.cn/gov/2016-09-18/doc-ifxvyqwa3362013.shtml,2016-09-18.

  [3]胡帅.“限娱”后时代的电视格局走势[J].湖南城市学院学报,2013(04):67.

  [4]吴红雨.当代中国电视受众需求研究[D].上海:复旦大学,2008.

  [5]卞文阳,王言启.电视媒体的社会责任与自身发展[J].声屏世界,2004(02):20-21.

  [6]熊斌.中国传统文化的电视传方式研究[D].江西师范大学,2007.

  [7]宋孟娟.让“腹有诗书气自华”成为更多人的追求[OL].http://www.bjwmb.gov.cn/zxgc/wmpl/t20170210_811278.htm,2017-02-10.

  [8]张宏,张一敏.浅谈色彩在电视节目包装中的应用[J].新西部,2015(15):115.

  [9]张晓静.审美电视综艺节目发展贵在超越大众期待视野[J].西部大开发,2013(05):69.

  [10]高长力.全力推动节目自主创新[J].中国广播,2016(04):57.

  [11]徐端青.电视文化形态论——兼议消费社会的文化逻辑[M].北京:中国社会出版社,2007:47.

  

2020年8月19日 18:40
浏览量:0
收藏
站点标题-双击进行编辑

最新文章

会计论文
MBA论文
人力资源
工商管理
美术论文
汉语言文学
音乐论文
舞蹈论文
法律论文
财务管理
市场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