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重吧-专业的论文服务平台】

让写作更简单-如何写毕业论文

注册

QQ:1028988511 电话:18503401474

“拼车”的法治建议

  摘要:人的行为和社会的时尚总是与现实状况相联系的。近些年来,经济的不景气以及能源危机的加深使得人们的行为也悄然发生了改变。“拼车”就是在这种社会背景下所产生的一种出行时尚。“拼车”有环保、经济等许多优点,也可以缓解城市的巨大的交通压力。但作为一种新兴的出行方式,我国的法律却并没有对这种现象进行明确的引导和规制,这就导致我国的“拼车”出现了许多问题。如非法运营的认定、车辆人身的安全隐患以及在发生侵权后的责任争议。对于这些问题,除了需要完善相关的法律制度外,还可以采用建立中介服务机构等方法。

  关键字:“拼车”法律性质拼车侵权赔偿责任

  1“拼车”的背景及概念

  1.1“拼车”的背景

  经济的飞速发展带动生活节奏的加快,也使得我国购买车辆的居民越来越多,现在拥有私家车的人数已是之前的数倍。相对于私家车消费的迅猛增长,基础交通建设由于牵涉到拆迁、基建等许多问题,发展速度已无法与之相适应。这样带来的后果就是交通压力不断增大,也给居民的出行造成许多不便。

  缓解城市交通压力的主要方式是发展公共交通以及出租交通。但公共交通人多拥挤、舒适度低,并且有绕线造成时间浪费、效率较低的问题。而出租交通方便快捷,舒适度高,但其成本的不断增长,使民众很难长期负担。可以缓解交通压力的这两种方式都存在一定的缺陷,这就使得我国需要第三种出行方式以分担运输压力,于是“拼车”便应运而生。

  1.2拼车的概念

  所谓“拼车”,就是我们所说的“搭顺风车”,是一种目的地有关联性的数人共同出行的方式。“拼车”,在缓解城市交通压力、减少汽车污染以及节约出行成本方面有很大的作用,最近几年,我国居民也越来越青睐“拼车”出行。国内一家大型门户网站曾对“拼车”话题做过一个专门的调查,发现有九成的职场人士愿意拼车,而且高达四成的人员曾经拼过车。[梁克秀,《关于“拼车”现象的法律思考》,载《淮南师范学院学报》,2008年。]可见,“拼车”已经成为一种出行的潮流。但在红火的“拼车”潮流之后,人们也因为“拼车”产生了许多纠纷,但由于我国法律对此现象研究不够,使得这些纠纷无法得到很好的解决。

  要想解决这些纠纷,我们就必须对“拼车”进行深入的了解。“拼车”,在国外早已有之,国外法律界很早就对这种现象进行了研究。“拼车”,在西方被称为汽车共享,国外学者将其定义为“数人共同使用一辆汽车并共同承担旅途所需要费用上下班(学)的出行计划。”从国外学者的定义中,我们可以看到“拼车”主要有以下几个特点:(1)、主体通常是2人或者2人以上;(2)、组成方式比较灵活,并带有一定的随意性;(3)、付费方式的不同,使得“拼车”出现了很多种类;(4)、目的具有双赢性。据此,结合国外学者的研究以及“拼车”本身的特性,可以得出“拼车”是指车辆所有人或者车辆驾驶人不是因为法定的搭载义务,而是因为一种好意或者利益上的关联性而与乘车人形成合意或者顺路同意,共同到达目的地一种出行方式。

  从“拼车”的特点我们可以知道,“拼车”由于是多人共同乘坐一辆车,而且这些主体的组成方式也不固定,因而一旦发生纠纷,“拼车”所牵涉的利益主体就比较多,影响也比较大。而且,有的“拼车”主体之间有一定的社会关系基础,这种社会关系也对案件的解决产生着影响。而“拼车”行为是否有偿,对解决纠纷有着最为重要的意义。由于“拼车”的付费方式不一样,就会形成不同的法律关系,在解决纠纷时就需要使用不同的方式,这也在无形中增加了难度。

  是根据拼车行为是否支付费用,学界将“拼车”划分为有偿拼车与无偿拼车两种类型。所谓有偿拼车,就是乘车人支付了一定费用的拼车,而无偿拼车就是无需支付费用的情况。无偿拼车通常是拼车人之间有一定的社会关系基础或者车辆所有人基于善心而实行的一种行为。这种“拼车”没有什么利益上的关联。而有偿拼车则是涉及一定的利益的行为。在有偿拼车当中,由于其和利益进行关联,而我国对营利性的出行有严格的管制,因此在有偿拼车中很可能出现违反我国行政法规的现象。基于此,在有偿拼车中,根据车主收取拼车费用的多少我们还可以将其分为成本拼车以及营利拼车。[尤琳,《有偿拼车问题的法律分析》,载《法学杂志》,2008年2月。]成本拼车就是车主仅仅是为了节约开车的成本而与乘车人商定双方共付乘车成本的类型,如双方共付乘车的汽油费、过路费等;而营利拼车则是借助拼车的旗号来进行营利性的经营。根据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规定,车辆进行营利性经营时应当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而营利性拼车是没有取得国家道路运输经营许可的,因此属于非法经营。

  2“拼车”产生的原因及法律性质分析

  2.1“拼车”产生的原因

  拼车是根据社会的现状而产生的一种新的运输方式,这种运输方式的产生主要是基于以下原因:

  2.1.1出行成本增高,车主有“拼车”需求

  随着物价的增高,尤其是油价的飙升,我国许多私家车车主难以承受开车上下班的成本。据统计我国有三成的私家车都处于闲置状态,而“拼车”可以使搭乘人员负担车主的一部分出行成本,这也使得许多车主乐意拼车。

  2.2.2“拼车”方便快捷,价格低廉

  “拼车”由于是私家车车主将搭乘人员载至目的地的运输方式,不会像公交车一样为了满足大多数人的需求而进行绕线,因此比较方便快捷。而且由于是小车运输,那么搭乘人员便能够享受到较为舒适的乘车环境。而价格方面,相对于出租车,“拼车”的费用比较低廉,因此备受上班族的青睐。可以说,“拼车”是以较少的代价享受较高的服务,这种性价比较高的运输方式自然能够得到大多数人的认可。

  2.2.3城市环境交通压力大,政府支持“拼车”行为

  我国许多城市都面临着交通拥堵的问题。而在路上行驶的车辆中,私家车是数量最多的。因此,鼓励“拼车”可以有效的利用私家车的空间资源,从而能够缓解拥堵的城市交通。除此之外,“拼车”可以减少一部分私家车的使用频率,这样在减少城市污染方面也有一定的贡献。

  2.2拼车的法律性质分析

  在我国,“拼车”由于是一种新兴的社会现象,和国外的已经发展成熟的“拼车”现象相比,我国的“拼车”还存在着许多问题。因此,我们有必要对“拼车”的相关法律问题进行研究。而研究“拼车”的法律问题,首先需要对拼车的法律性质进行确认。在民法的一般理论中,有偿行为和无偿行为的法律性质并不一样,其所负的社会责任也不尽相同。而拼车又有有偿和无偿之分,也使“拼车”的性质不同于彼此。

  2.2.1无偿拼车的法律性质

  关于无偿拼车的法律性质,理论界目前有两种看法。一种看法认为无偿拼车是一种无偿合同行为。他们认为无偿是一种双方都经过合意才行为的一种行为,鉴于车主在实行合意行为时并没有收取相关的费用,因此这是一种无偿合同行为,应受到《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以下简称《合同法》)的规制。还有一种看法认为无偿拼车应当属于一种民法上得好意施惠行为,不应受到《合同法》的约束。他们认为,无偿拼车仅仅是因为车主主观上的“好意”而实行的一种施惠行为,这种施惠的意思并没有法律上的义务,仅仅是当事人基于高尚的道德而实行的一种自发行为。[黄锡生,关慧,《论好意施惠引发纠纷的处理》,载《河北法学》,2005年2月。]这种行为并没有要求取得一定的对价,并且没有任何强迫,完全符合民法上好意施惠的要件,因此无偿拼车应当是一种好意施惠行为。

  由此看来,第二种意见更为合理。因为与无偿合同相比,无偿拼车并不是因为当事人的合意而进行的一种行为,更多的是一种基于车主道德上的好意而实行的行为。因此,即使后来车主因某些原因拒绝搭载,也不应收到任何法律上的不利后果。而且,在无偿合同中,合同的双方应当是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人,而在无偿拼车中,经常会有无民事行为能力的人参与其中。例如甲在开车回家的路上遇到邻居乙的孩子,出于一种好意将乙带回家,这也是一种无偿拼车行为。

  2.2.2有偿拼车的法律性质

  在以前,对于有偿拼车行为,我国认为这是一种对客运秩序的破坏,将其认定为一种非法行为,严格予以制止。但随着社会的发展,政府逐渐意识到拼车的好处,拼车因此逐步得到了政府的认可。现在,有偿拼车行为,将其界定成为一种民事合同行为理论界已经没有什么争议。目前有偿拼车的争议主要集中在有偿拼车是否是一种客运合同。有的学者认为有偿拼车应当是一种客运合同。原因是有偿拼车虽然在价格上与客运合同相差甚远,他们的运营也是非盈利性质的,但是有偿拼车的行为构成却与一般的客运合同并没有什么区别。如他们都需要达成一种合意,乘车主体之间也需要确定好相互之间的权益以及乘车者也需要支付一定的对价等。其他学者则认为有偿拼车虽然与客运合同在构成方式上有类似之处,但究其本质有偿拼车与客运合同还是有许多区别的。客运合同是一种服务合同,它在本质上是为乘客提供开车服务,并收取一定的服务费用的合同。但有偿拼车则不然,在有偿拼车中,拼车的目的是为了节约出行成本,在他人乘坐的过程中并没有收取相应的服务费用。拼车本质上并不是为他人提供开车这种服务的。因此,有偿拼车只能属于一种民事上的合同,而不能是客运合同。除此之外,拼车的合同关系与《合同法》第302条规定的免票乘客的情况是也有区别的,免票乘客,是承运人免除了乘客的付费义务,合同的其他要件没有改变,仍然属于客运合同关系。[陈莹,《“拼车”法律问题研究》,载《法制与社会》,2009年4月]所以,拼车属于合同关系,但不是客运合同关系,而是一种非典型性合同关系。

  若将有偿拼车作为一种客运合同,那么依照我国的规定,客运合同的主体应当取得一定的行政许可。而拼车大多数是私家车为节约出行成本而采取的一种行为,而私家车一般是不需要也不可能去取得这种行政许可的。如果将拼车规定为客运合同的话,那么我国的绝大多数拼车行为都将是一种非法行为。因此,将拼车合同规定为客运合同,并不符合我国的现实,也会对拼车的发展造成阻碍。

  3我国“拼车”存在的缺陷

  任何事物都有两面性,拼车在给人们的出行带来好处的同时,我们也应当对拼车本身的缺陷有清醒的认识。而在拼车产生的纠纷中,正是由于这种对拼车本身缺陷认识不足的原因才导致其难以解决。对拼车本身缺陷进行研究,是解决拼车纠纷的有效途径。综合来看,我国的拼车主要有以下几个问题:

  3.1拼车容易带来“非法运营”的风险

  “非法运营”的车就是我们俗称的黑车。在我国,法律对“非法运营”的规定主要来源于《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运输条例》第六十四条规定,“未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擅自从事道路运输经营的,属于非法营运。”从这项规定来看,我国对非法运营的规定是很模糊的。而且,对于拼车这种行为,我国的法律或者司法解释都没有一个明确的定义来对这种行为进行定性,更遑论拼车责任的归属等。“非法运营”规定的模糊以及法律对拼车规定的空白,这给我国的车辆执法管理部门留下了广泛自由裁量的空间。再加上拼车难免会对当地的出租车行业造成冲击,以及我国行政部门强制性的任务规定,这就使得车辆的执法管理部门为保护当地的出租车行业或者为完成上级规定的执法任务而将正常的拼车行为定性为“非法运营”的行为。而这种情况会使得车主遭受巨大的损失。车主之所以采用拼车这种行为仅仅是为了节约出行的成本,但如果车辆执法管理部门将“非法运营”的风险强行加入拼车之中,那么就会严重的打击车主拼车的积极性,从而不利于拼车的发展。

  3.2拼车容易带来安全隐患

  和传统的运输方式不同,拼车在主体的组成以及出行的规划方面都有很强的随意性。这种随意性一方面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了更加自由、方便的享受,但另一方面,这种随意性也带来了很大的安全隐患。由于拼车的主体有很强的随机性,拼车主体之间很可能互不相识,这样就给不法分子利用拼车实施抢劫带来了可乘之机。在一般人的观念中,素不相识的人拼车是一种很常见的现象,那么人们往往在拼车时放松防备。当犯罪分子利用拼车作为借口进行诱骗时往往很容易得手。据统计,自拼车风行以来,因为拼车的安全问题也日益凸显,在上海,2010年犯罪分子利用拼车来实施抢劫的案件就多达数百起,其作案成功率也高达95%。[林岚,《论非营利拼车的法律问题》,载《法制与经济》,2009年7月。]而在监管方面,和传统的出租运输不同,拼车的主体之间并没有在相关机关进行登记注册,一旦发生犯罪,公安机关能够掌握的资料也就仅限于当事人的描述,从而无法有效的进行破案。

  3.3拼车侵权案件中,责任的分配非常复杂

  从上文分析可知,拼车本身存在着一定的风险,我们对拼车存在的潜在风险要有足够的认识。拼车虽然在出行上减少了人们的费用,提高了汽车的利用效率,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城市的交通压力,并减少了汽车带来的环境污染。但由于拼车主体之间的随意性以及拼车种类的复杂性,若途中出现了侵权纠纷,尤其在造成了人员伤亡或者重大的财产损失的情况下,拼车各方的责任很难界定。一般来讲,拼车发生侵权后会出现两个法律关系:拼车人之间内部法律关系以及拼车人与第三人之间的外部法律关系。而在内部法律关系中拼车人之间会因为拼车是无偿拼车还是非营利性有偿拼车在责任承担上会有所不同。例如,在无偿拼车中,如果车主只是在为了乘车人的方便而好意将乘车人带往目的地的过程中发生了交通事故,并造成了对方的人员伤亡以及财产上的损失,那么究竟是车主负担赔偿责任还是由乘车人负担,抑或是两者共同承担。那么同理,无偿拼车中车主和乘车人都受到了一定的伤害,而第三者却因为经济问题无法全部赔偿时,车主和乘车者在赔偿款上该如何进行分配?是优先车主呢还是优先乘客,或者是平均分配。这些问题都需要我们去根据实际情况进行分析。

  而在有偿拼车中,由于有偿拼车的种类有很多类型,不同类型的拼车在发生侵权后各个主体之间对责任的承担也是不尽相同的。例如在有偿拼车中,由于车主提供的并不是一种开车服务,那么因为车主的原因从而导致乘车人晚点无法搭乘火车或者会议迟到等情况给乘车人造成损失的,车主应当承担责任吗?或者在有偿拼车中,当非出于车主的原因而对他人造成损伤时,乘车人是否承担责任呢?这些问题都需要在实践中尽快加以解决。

  4完善拼车法律制度的建议

  拼车,之所以能够受到广大人民的认可及欢迎,就是因为它可以使人们在花费较少代价的情况下获得较为舒适的出行方式,同时也提高了私人汽车的利用效率,缓解了城市的交通,并且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环境。拼车是一种符合我国科学发展观的新潮流,因此,完善拼车法律制度对于我国建设资源节约型社会有很重大的意义。从上文分析可知,我国“拼车”的发展仍有许多不足之处,需要一一采取措施来进行完善。因此,针对我国拼车产生的问题,我们可以从以下三方面着手:

  4.1健全法律法规,完善与拼车相关的各项制度

  作为一种新兴的出行时尚,我国的法律目前仍没有对拼车有明确的规定。在我国的法律界,并没有一个统一的关于拼车的定义规定。除此之外,有关车主与乘车人之间的责任分配我国的法律也没有进行规定。可以说,我国法律界对拼车这种行为的规制仍处于一种空白的状态。法律上的空白,不仅使拼车主体之间的权益责任无法得到很好的分配,而且也赋予了我国行政机关过大的权利。过大的权利总是容易造成腐败,拼车法律上的空白给行政机关“钓鱼”提供了机会。这样就无法很好的保护当事人之间的权益,从而降低人们拼车的积极性,最终不利于拼车的发展。针对这些情况,在拼车方面,我们应当对我国的法律进行补充或者修改,完善各项与拼车相关的制度。

  首先,我国法律应当明确拼车的概念,以将拼车和“非法运营”的车辆进行区分,以便行政执法部门在事实上进行认定。在这方面,让我国为拼车行为制定一份专门的法律显然是不现实的,毕竟拼车具有很强的时效性,这与法律的稳定性是相悖的。[周泽强,《拼车的法律分析及规制建议》,载《福建法学》,2010年3月]由此出发,我国可以采用司法解释的方式在道路交通运输的法律中加以解释,这样既能做到对现实的一种指导,又可以弥补法律上的不足,而且以后在修改方面也不会对现有的法律造成破坏。

  其次,我国应建立相关的制度来对拼车行为进行鼓励以及有效的监管。在这方面,我国法律尤其应当将拼车和非法运营的区别明确到法律之中,并建立一套相应的鼓励制度以及监管制度。在国外,许多国家为了鼓励人们拼车出行都制定了许多措施。在欧洲,行政部门会采取行政手段的方式来鼓励居民拼车,比如一人一车在过路、过桥、停车等时候会被征收较高的费用;在拥挤的城市中,赶在车辆运行高峰时,私家车空车禁止上路,否则将会被罚款。而在美国,政府要求人们出行采用拼车的方式则更为严格。美国一些州明文规定禁止空车上路。美国联邦1980年路面交通法在有关高速路的改善的法律修订案中特别提出,1980年至1982年的财政拨款中要有一部分用于鼓励合伙使用汽车和上下班班车;而在硬件上,美国有些高速公路上有一种“合车道”,一辆车需要乘坐两个人以上才可以走该车道,有些州规定必须“三人行”才可以。在这方面,我国却缺乏相应的鼓励措施。因此,我国也应当采取类似的措施来鼓励居民拼车出行。而在监管方面,由于拼车随意性太高,我国的行政机关很难介入其中,因此很难对拼车行为进行监管。事实上,拼车是一种民间自发形成的一种同乘合同,是人们为了方便自己的生活而采用的一种自发出行的方式。在法律理论中,法无禁止即自由是一项基本原则。我国由于对拼车没有相关的规定,那么这就是一种自发的民事行为,行政机关强行介入也不符合法律的基本原则。[蔡佳,《对我国“拼车”现象的法律探究》,载《法制与社会》,2007年2月]因此,行政机关应当更多地对拼车中介机构以及营利性的拼车进行监管,而不应当直接介入拼车的法律关系之中。

  4.2建立完善的拼车中介,强化对拼车的信息管理

  拼车有很强的随意性,因此很多有拼车需求的人们无法得到拼车的信息,这也制约了拼车的发展。除此之外,拼车在给人们带来方便与舒适的同时,也给人们的出行带来了安全隐患。在我国,拼车目前还是由民众自己来寻求合作者,拼车市场并没有一个良好的秩序,人们在拼车时也缺乏相关的指导。尽管在网络中拼车网站为人们提供了拼车的信息平台,但大多数的网站只是一个信息发布的平台,而在信息的筛选上并没有相关的程序进行整理。这就给拼客带来很大的麻烦。而且,这些网络也缺乏对相关信息的审查,这就给犯罪分子利用网络来诱骗人们拼车,从而实施抢劫带来了方便。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参照国外的做法来对拼车进行有效的管理。在国外,拼车一般是通过拼车中介来实现的。例如全欧洲有近200个汽车共享服务组织来对人们的拼车进行信息的收集及整理,从而方便人们拼车出行。加拿大和美国的50个城市也拥有了汽车共享服务组织。[倪小梅,《浅谈“拼车”现象中的法律问题》,载《消费导刊》,2007年1月]德国、瑞士、新西兰等国家不仅拼车现象非常普遍,而且拼车服务业相当发达,不仅成立了专业公司,而且每个公司还有众多分支机构分布在欧洲各国。这些中介组织多采用会员制的方式,会员只需每年缴纳一定的会费就可享受这些中介带来的拼车服务。采用中介的方式来对拼车信息进行搜集管理,不仅使人们在拼车时免去了在浩瀚的信息中搜索的辛苦,而且采用会员制也会使拼客之间能够相互知根知底,会员信息的备案也便于行政记公安机关进行监管。这样在一定程度上也保证了拼客的人身安全。

  4.3明确拼车侵权的责任分配

  拼车过程中,一旦发生侵权,由于涉及的主体众多且拼车的方式灵活多变,各个主体之间的责任很难进行分配。这也给我国的司法界带来了很大的困扰。由于侵权责任的核心在于过错,那么我们可以根据过错来划分拼车主体的责任:

  4.3.1车主与乘车人均无过错,侵权是由于第三人的过错才发生

  在无偿拼车的情况下,由于车主与乘车人之间并没有形成一种合同关系,那么在这种情况下,乘车人只能提起侵权诉求。但在有偿拼车的情况下,由于车主与乘车人之间存在合同关系,那么乘车人可以选择违约之诉,也可以选择侵权之诉。在这方面,世界上的普遍做法是让当事人自由选择。我国也不例外。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拼车侵权我国一般将其按照客运合同来进行处理,即让乘车人自由选择诉讼类型。但这种做法有失偏颇,首先,在有偿拼车中,“拼车”关系虽然是一种合同关系,但这种合同关系和客运合同中的客运关系有明显的区别。拼车是不以盈利为目的的,车主并没有提供一种开车服务。若以合同关系起诉,那么车主承担的是无过错责任,这会无形之中加重车主的负担。而以侵权关系起诉时,车主承担的是过错责任,责任相对轻。如果参照客运合同的做法,那么原告很可能因为车主的经济状况而选择违约之诉。这对车主来说是不公平的。车主既然没有在拼车过程中取得营利收益,且拼车的合同也不同于客运合同,那么,在拼车中,应当仅赋予乘车人侵权之诉的自由,即使原告以合同关系起诉,开车人也可以引用侵权关系来为自己救济,以承担较轻的责任。

  4.3.2侵权的发生是由于车主的过错,这种情况下,车主是否收取的费用及费用的多少是划分责任的关键

  (1)车主向乘车人索取了成本以外的利润。

  如果车主收取了利润,那么该行为就是属于没有取得道路运输执照的非法运营,在这种情况下,车主不光要面临行政机关的处罚,而且在侵权责任的承担上,车主也应比照客运合同来承担无过错责任,乘车人可以自由选择侵权赔偿的方式。

  (2)车主仅仅收取了开车的成本,并没有收取任何利润

  此时,车主实质上是提供了一种无偿服务。这样的情形我们可以采用自愿承担风险理论来解决。原告自愿承担风险是英美侵权行为法中的一个基本的抗辩理由,其含义是说,如果原告意识到了一种危险而又去面对这种危险,那么他不能因为这种行为所造成的损害要求得到赔偿。这就是说当车主提供无偿服务时,乘车人应当合理地预见到拼车有可能存在的风险,即车主的注意义务与客运合同的注意义务是不同的。在美国,拼车中只要车主对于乘车人的人身伤亡不存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则搭载人无权向开车人主张人身损害赔偿。而且,在司法实践中,我国也在一定程度上承认了自愿承担风险的做法。综合来说,就是在拼车中车主的注意义务相对于从事营运性客运的司机或车主应尽的注意义务要低,乘车人只有在车主有故意或者重大过失时才能提出侵权诉讼。

  (3)车主提供的是一种无偿拼车服务。

  这是一种好意施惠的行为,在民法中,好意施惠的侵权责任适用自愿承担风险理论,即车主只有在故意或者有重大过失时才承担赔偿责任。

  4.3.3由于乘车人的过错而导致事故的发生

  根据上文的分析,同理可以得出当开车人收取了利润时,一旦发生侵权,这要按客运合同处理,即开车人承担无过错责任。因此即使是乘车人的过错,开车人仍要承担责任;如果车主没有收取利润,那么车主只有在故意或者重大过失时才承担责任,对乘车人单方面过错造成事故的情况不承担责任,相反,乘车人应当为自己的过错来给车主的损失承担相应的责任。

  4.3.4由于车主和乘车人的共同过错而导致事故的发生

  这种情况下,应当按照责任相抵原则,将侵权责任合理的分配在车主和乘车人之间。

  5结语

  拼车是公民之间基于互助合作,节约通行成本而自发形成的一种出行方式,它对于降低人们的出行成本,缓解城市交通压力以及环境保护等方面有巨大的作用。拼车有很强的随意性,他与“黑车”也有着明显的区别。在我国,拼车由于刚刚兴起,人们对于拼车还不是很了解,因此产生侵权纠纷后人们之间的矛盾往往很难解决。文章在对拼车的现象进行一般分析的基础上,对拼车的法律性质以及缺陷都进行了深入的分析,并对拼车在我国的发展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好的风尚需要得到社会的支持,相信随着我国在拼车方面研究的深入,我国在该方面的建设也会越来越完善。

  参考文献

  [1]林岚,《论非营利拼车的法律问题》,载《法制与经济》,2009年7月。

  [2]尤琳,《有偿拼车问题的法律分析》,载《法学杂志》,2008年2月。

  [3]梁克秀,《关于“拼车”现象的法律思考》,载《淮南师范学院学报》,2008年。

  [4]代义,《浅谈拼车行为的若干法律问题》,载《科技信息》,2008年。

  [5]李寒冰,《论私车拼车行为的法律属性》,载《法制与社会》,2008年7月。

  [6]黄锡生,关慧,《论好意施惠引发纠纷的处理》,载《河北法学》,2005年2月。

  [7]李军,《法律行为的效力依据》,载《现代法学》2005年1月。

  [8]陈莹,《“拼车”法律问题研究》,载《法制与社会》,2009年4月

  [9]周泽强,《拼车的法律分析及规制建议》,载《福建法学》,2010年3月

  [10]蔡佳,《对我国“拼车”现象的法律探究》,载《法制与社会》,2007年2月

  [11]倪小梅,《浅谈“拼车”现象中的法律问题》,载《消费导刊》,2007年1月

  [12]穆春香,《我国顺风车法律问题研究》,上海:上海大学图书馆,2007年5月

  

2020年8月1日 21:46
浏览量:0
收藏
站点标题-双击进行编辑

最新文章

站点标题-双击进行编辑

热门文章

会计论文
MBA论文
人力资源
工商管理
美术论文
汉语言文学
音乐论文
舞蹈论文
法律论文
财务管理
市场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