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重吧-专业的论文服务平台】

让写作更简单-如何写毕业论文

注册

QQ:1028988511 电话:18703401474

“婚内强奸”的刑法分析

  摘要:婚内强奸属于一种严重的家庭暴力行为,但是在我们传统的婚姻观念里,受男女两性关系的特殊性影响,“婚内强奸”一直没有被纳入到法律内,并且在现代社会存有很大的争议。一部分学者认为在婚姻的存续期内,俩性关系是特殊的,所以不存在强奸问题。另一部分的学者则持有反对意见,他们认为即使是在婚姻的存续期内,丈夫对妻子实施强迫性行为也是构成犯罪的,应该受到法律的制裁。随着现代社会的发展,人民知识水平的提高,女权意识不断的加深,从妇女的合法权益出发,即使是已婚妇女,她们仍然对丈夫享有性的自由和权利,所以婚内在违背自愿的条件下的两性行为是违反妇女权益的,可以构成犯罪。可是目前对婚内强奸的定罪方式存在很大的争议。婚内强奸是否应该依据刑法认定为强奸罪,问题一直是学术界讨论的重点,也是社会关注的热点。本文对婚内强奸从婚内、强奸、以及与家庭暴力的关系等方面进行了界定。并分析了婚内强奸定罪的理论基础。最后通过对实际案例分析与思考得出结论。认为婚内强奸严重损害了妇女的权力,在国内婚内强奸已经具有了立法的必要性,提出了对婚内强奸进行立法的构想。

  关键词:1、婚内2、强奸3、定罪4、界定

  一、婚内强奸的界定

  (一)婚内的界定

  婚内,即夫妻关系存续期内。夫妻是在存续中的婚姻关系中男女双方的称呼,又称为配偶。夫妻关系是家庭关系中最重要的关系。从法律上讲,夫妻关系包括夫妻人身和夫妻财产的权利义务关系。夫妻的人身关系是夫妻关系最基本的权利与义务关系。夫妻人身关系是指夫妻双方在婚姻中的身份、地位、人格等多个方面的权利义务关系,是夫妻关系的主要内容,根据婚姻法的有关规定,夫妻人身关系主要有以下内容,首先夫妻双方地位平等、独立。夫妻地位平等的核心是指男女双方在婚姻、家庭中活中的各个方面都平等地享有权利,负担义务,互不隶属、支配。夫妻双方地位平等贯穿于整个婚姻法。其次,夫妻之间的忠实义务。忠实义务主要是指保守贞操的义务、专一的夫妻性生活义务、不为婚外性行为。其具体有:不重婚;不与配偶以外的第三人非以夫妻名义持续、稳定地共同居住,一般包括通奸与姘居;不从事性交易等。法律对夫妻间同居的权利和义务未做明确规定。一般认为,权利的行使与义务履行以正当、合理为限,并因其具有强烈的人身性,而不能被强制执行。违反忠实义务不仅伤害夫妻感情,还不利于一夫一妻制度的维护。法律对忠实义务的规定为追究各种侵犯婚姻的违法行为提供了法律依据。最后,婚姻法中规定禁止家庭暴力、虐待、遗弃:禁止夫妻一方以殴打、捆绑、残害、强行限制人身自由或者其他手段给对方的身体或精神方面造成一定伤害后果的暴力行为;禁止构成虐待的持续性、经常性的家庭暴力;禁止有扶养义务的一方不尽扶养义务的违法行为。

  根据《涉外民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23条:夫妻人身关系,适用共同经常居所地法律;没有共同经常居所地的,适用共同国籍国法律。现在人身关系、财产关系、子女抚养等多个方面,是一个总的规定。

  错误的解释夫妻关系,是对夫妻关系的亵渎与诋毁夫妻关系在婚姻登记部门办理结婚证时始,终于办理离婚证明或法院起诉,作出的离婚判决生效时止,或夫妻双方一方死亡或被宣告死亡,婚姻关系自发生该法律事实时,婚姻关系终止。1994年2月1日民政部《婚姻登记管理条例》公布实施以前,男女双方没有办理结婚登记而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并且已经符合结婚实质要件的,自双方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之日起或者自双方符合结婚实质要件之日起到婚姻关系解除(或者一方死亡)之时,也属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另外,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一)第四条规定,男女双方根据婚姻法第八条规定补办结婚登记的,婚姻关系的效力从双方均符合婚姻法所规定的结婚的实质要件时起算。在这种情况下,补办结婚登记之前的一定时间也应属于婚姻关系存续期间。

  (二)强奸的界定

  “奸”字在我国的汉语字典中有多种解释,但全部都是贬义。与性有关的解释都含有不正当不合法的性行为之义。我国的刑法将强奸定义为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违背妇女的意志,强行与其发生性交的行为。它的特征是:1、侵犯的客体是妇女性的不可侵犯的权利;2、客观上行为必须具有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使妇女不能抗拒,不敢抗拒的手段违背妇女意志,强行与妇女发生性交的行为;3、主观上是直接故意,并且具有强行奸淫的目的。强奸罪的客体是妇女的性权利。通俗来说,就是妇女是否自愿与他人性交的权利,其中被害女性是否已婚,作风是否正派,对强奸罪的构成没有影响。

  强奸罪定罪的界限在于:

  第一、是否具备犯罪构成要件:

  1、强奸罪的客体:强奸罪的侵害客体是妇女性的不可侵犯的权利,也就是我们通俗说的妇女的贞操权。

  2、强奸罪的客观方面:强制的性行为,它违背了妇女的意志,并是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具有伤害性的方法,与妇女发生性交。

  3、强奸罪的主体:即年满十四周岁以上的男子,犯罪主体也具有特殊性。

  第二、是否符合下列条件:

  1、这是一种奸淫行为,它违背妇女的真实意愿。

  2、这是一种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行与妇女发生性关系的行为。

  (三)婚内强奸与家庭暴力的关系

  人类社会产生之初,婚姻家庭就伴随着暴力。我们可以从古代社会各民族普遍存在的婚姻习俗中找到答案。社会的不断发展直至今天,长久传承的历史文化对现代社会的影响仍是不可低估。“男尊女卑”“三从四德”的历史文化、“男强女弱、男主外女主内”的历史文化等等,都对家庭暴力的形成有着潜移默化的作用。现如今家庭暴力是一个全球性的社会现象。家庭暴力问题也日益受到国际社会和各国政府的重视,受到社会各个间层的关注。这和20世纪女性人权意识觉醒、女权主义运动国际化进程发展是分不开的。而在我国,关于家庭暴力问题的研究还处于刚起步的阶段,目前的理论界仍没有形成一个统一的标准,但是一致的形成一个共识:即家庭暴力指家庭成员间一方对另一方的人身权利(包括身体、精神、性方面)的侵害行为。

  我们所说的婚内强奸,有些学者给它做了一般性的定义,他们认为:“婚内强奸”指男女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丈夫违背妻子的意志,以暴力,胁迫或其他手段,违背妻子意志强行与之发生性关系的行为。所以说婚内强奸是家庭暴力的主要表现形式,并且是行为后果影响比较严重的家庭暴力之一。

  通过以上的分析总的来说,婚内强奸即婚内的强迫性行为,它是指在夫妻关系存续期间,丈夫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方法,违背妻子意志,强行与妻子发生性关系的行为。这里讨论的婚内强迫性行为是典型的纯正意义上的“婚内强迫性行为”,既是合法婚姻存在、正常同居生活期间发生的强迫性行为的定罪及处罚的问题。婚内强奸的构成要件和强奸罪构成要件基本相同,只是特殊在合法婚姻存在、正常同居生活期间这一点。婚内强奸也是后果严重,影响深远的家庭暴力形式之一。由于婚内强奸与强奸罪在法律特征和犯罪的构成上有着很多的相似之处,所以很多的学者主张将其纳入强奸罪中,使用同样的罪名,适用同样的刑罚处罚。但是基于婚内强奸的特殊点,施暴、实施行为的主体身份的特殊性,以及主体与客体关系的特殊性,婚内强奸与强奸罪又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婚内强奸在危害程度上与普通强奸罪也是有区别的:1、在行为和结果的方面不可以等同。夫妻之间的强制性行为达到什么程度才算是犯罪,与普通强奸罪不一样。依据我国刑法的规定只要行为人“以暴力、胁迫或者其他手段强奸妇女的”就构成了强奸罪,并没有明确给受害人造成什么样的身体或心理伤害。婚内强制性行为仅仅凭借行为是否发生来判断是否构成犯罪显然是不合理稳妥的,在夫妻关系正常期间,夫妻的感情基础、行为人的目的和动机等因素更是不可忽略的判断依据,以实际造成某种身体或心理伤害为原则,属于结果犯。2、从法律关系的主客方面更是存在明显的区别。首先婚内强奸是以合法婚姻为前提,犯罪的主体是年满22周岁的男性,犯罪客体是年满20周岁的女性,主体与客体存在合法的婚姻关系。而强奸罪的犯罪主体是14周岁以上男性,犯罪客体是任意年龄段的女性。在危害程度上,前者对社会的危害性较小一些。后者的涉及面广,会引起诸多方面的社会性问题,对社会的危害性很大。因此从多方面的角度考虑,笔者认为婚内强奸与强奸罪还是应该差别对待,量刑处理。

  二、婚内强奸入刑的理论基础

  我国刑法没有明确“婚内强奸罪”,适用法律找不到具体依据。2000年,“婚姻法修正案草案”拟设立一个新罪名“婚内强奸罪”,这个提议未能在九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18次会议上获得通过。意味着婚内强奸只能适用《刑法》第236条的统一规定,而找不到一个专有罪名。从我国已有的“婚内强奸”判例中尚找不出发生在夫妻关系正常情况下或不涉及其他犯罪的案例,这就给人们一种误导,即在婚姻关系正常的情况下,强奸行为不构成强奸罪,即便实施了暴力,也只能与虐待、家庭暴力等同。但这种状况的维持和延续,无凝忽略了对作为妻子身份的女性的性自由权利的保护。

  受我国传统婚姻文化的影响,“婚内无奸”根深蒂固。从夏商父权统治确立以来,妇女作为家庭财产的一部分,家长有绝对的支配权。从战国时期的“妇人贞洁,从一而终”,到西汉时期的“夫为妻纲”,以至明清时期的“女子无才便是德”漫长时期的婚姻买卖关系决定了妇女在家庭的地位极为低下,甚至无独立人格,“娶到的妻,买到的马,由我骑由我打,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甚至妇女自己也认为,官打民不羞,夫打妻不羞”。

  旧的婚姻礼仪和观念已深深地浸透到人们的日常生活和思想观念之中,给“大男子主义”、“男尊女卑”、妇女“逆来顺受”等观念留下了生存和发展的空间,丈夫实施强制性行为不认为侵权,妻子只能无奈地接受“难言之隐”。尽管传统和观念的改变非一朝一夕之功,但法律同样具备威慑和教育作用。以国家公权的方式来明确该行为的性质,激励妇女大胆主张权利,才能逐步打破陈腐观念,建立新的婚姻秩序。

  (一)婚内强奸具有社会危害性

  婚内强奸是具有严重社会危害性的行为。所谓的社会危害性是指:行为人通过作为或者不作为的行为对社会造成一定危害,这是构成犯罪最本质或或者说最基本的特征。社会危害性的行为包括侵犯公民的人身权利的行为,然而性权利是最基本的人身权之一。婚内强奸的主体是法律上认可的丈夫,丈夫不顾妻子的意愿,以暴力手段,胁迫、强行与妻子发生性关系。这种强制行为不仅对妻子的生理健康造成损害,而且对妻子的心理也会带来很大的损伤。比如说产生对性的厌恶之感,产生性冷淡、性恐惧等等,同时也会对生活失去热情,由此引发心理问题。特别是在感情基础已经破裂,而婚姻关系仍然存续的家庭中,这种心理上的损伤将产生更加严重的后果。在婚内强奸的案例中,施暴的主体与客体间仅仅是存在一种法律上赋予的婚姻关系,除此之外它与强奸罪的构成要件并没有本质上的不同。婚内强奸,会对社会、对家庭、以及受害客体造成难以预期的影响,所以它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这是婚内强奸纳入法律不可忽视的要件。

  (二)婚内强奸具有刑事违法性

  婚内强奸行为是触犯刑法的行为,具有刑事违法性。所谓的刑事违法性是指犯罪行为应当是刑法中禁止的行为。丈夫强奸违背妻子的意愿强制性行为,完全符合我国《刑法》中第236条强奸罪的构成要件。从犯罪的主体来分析,婚内强奸的主体应是符合一般主体资格的男性公民,男性公民的外延不能排除作为配偶的丈夫;犯罪的主观方面表现为直接故意,丈夫明知妻子不愿意而违背妻子意志达到性交的目的;犯罪客体是法律所保护的女性的与人身有关的性自由权利;犯罪客观方面表现为采取暴力、胁迫或其他手段达到目的。所以,依据刑法的主客体,主客观方面分析婚内强奸行为具有明显的刑事违法性。

  (三)婚内强奸入罪是罪行法定原则的要求

  婚内强奸入罪是罪行法定原则的要求,这种行为应该受到刑法的处罚。这一特征是由犯罪的社会危害性和刑事违法性延伸出来的法律后果。如果法律确定这种婚内强奸的行为是犯罪,但却不规定它的刑罚,这就失去了法律的意义,同时也不会产生社会性的影响。婚内强迫性行为具有严重的社会危害性,这就必然适用相应的刑罚对其加以惩罚与遏止。所以婚内强奸入罪是符合罪行法定原则的。

  依据社会文明的发展,本着法律的公平公正的原则,缓解法律的实现与现实的差距,婚内强奸入刑是必要的。在宗族社会里,妇女在经济上的不独立,只有依附于男性,这是形成男尊女卑的重要原因。在这种社会中,“丈夫豁免”是符合社会主导的。在封建社会里,统治秩序的建立及巩固都赖于对一定等级制度的维护,“三从之道”“君君臣臣,父父子子”、“三纲五常”都是封建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破坏男女夫妻之间的尊卑秩序,将极大打击已形成的社会秩序,影响到统治者的统治。新中国的建立,打破了封建等级秩序,提出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包括男女平等的原则。《宪法》第48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妇女在政治的、经济的、文化的、社会的和家庭的生活等各方面均享有同男子平等的权利。”现代社会,越来越多的女性加入到社会劳动中,经济的独立为这种法律的平等权提供了坚实的物质基础。此外,上世纪60年代开始的女权运动不仅在西方产生重大影响,也波及到了中国,中国妇女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权利,包括性的权利。女性日益重视性生活对自身的价值,而不仅仅是对丈夫和婚姻的意义。整个社会也开始认识和承认妇女权利意识的觉醒,这是妇女性权利的社会意识基础。在这样一个全新的社会背景下,再默守陈规,就显得不合适了。我们应对《宪法》、《婚姻法》予以规定的妇女的平等权利,在《刑法》上作进一步的明确规定,以强劲的力量、严厉的制裁来切实保障妇女的性权利。因此,在现代社会的大背景下解释我国现行刑法第236条的相关规定。只有这样,我们才可在现行刑法中找到承认婚内强奸的切入点。刑法规定,“以暴力、胁迫或其它方法,强奸妇女的”,如果抛开传统强奸罪中隐含的“丈夫豁免”的思想,仅从字面意思上说,“妇女”的外延隐含妻子,因为妻子是妇女的一个部分。故强奸妇女,也就包括强奸妻子。在此基础上,只需做出一定的立法解释,进一步明确妻子可以成为强奸罪的对象即可。

  三、婚内强奸的案例及思考

  (一)婚内强奸的案例

  1、王某婚内强奸案例

  1993年1月,王某与钱某登记结婚,构成法律上认可的婚姻关系,并于1994年生下一个孩子。在1996年6月王钱二人开始分居生活,并同时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同年10月,法院给予的判决是双方感情尚未破裂,不准离婚,此后二人就开始分居生活。1997年3月,王某第二次向法院提起离婚诉讼,1997年10月,法院判决准予离婚。当月在离婚诉讼还为生效时,王某回到原来住所,预与钱某发生性关系,遭到钱某拒绝后,王某强行与钱某发生性关系,最后造成钱某多处软组织受伤。随后法院对此案件进行了审理,对于王某与钱某的离婚判决双方均无异议,因此在此情况下,双方已经不具备合法的夫妻关系。而被告人王某在违背钱某意志的情况下,采取暴力手段强制与钱某发生性关系,王某的行为构成了强奸罪。1999年12月法院依据刑法规定以强奸罪判处王某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

  2、白某婚内强奸案

  白某,男,于1994年10月和被害人姚某结婚,成为法律上认可的夫妻关系。婚后不久因夫妻感情不合,经常争吵。1995年2月姚某向白某提出离婚并搬回娘家居住,双方开始分居生活。最后白某与姚某因退还彩礼问题发生争执,不能调节没有达成离婚协议。同年5月某晚,白某找钱某索要彩礼,最终双方决定次日找中间人来解决彩礼问题。当晚,白某再次来到姚某家中,预与姚某发生性关系。姚某坚决不从,白某不顾姚某的反抗,强行预姚某发生性关系,并对姚某蹂躏长达五个多小时,致姚某抽搐昏迷,经抢救后苏醒。随后姚某向当地的法院提起诉讼,此案经当地人民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白某与原告姚某在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以强制手段,强行与姚某发生性关系的行为不构成强奸罪。并依据我国《刑事诉讼法》第164条第2项的规定,判决白俊峰无罪。

  (二)婚内强奸的思考

  在王某婚内强奸案中,因被告人王某的起诉离婚行为,因而双方已经不承诺履行夫妻的同居义务,在这种情况下,王某在婚姻关系非正常存续期间强行与钱某发生性行为,严重侵犯了钱某按照自己的意志决定正当性行为的权利,所以,在这一特殊时期内的王某的强行性行为被法院认定为构成强奸罪。在白某婚内强奸案中,法院认为姚某和白某之间的婚姻关系在法律上是合法有效的,夫妻之间相互对性生活的法律承诺仍然有效。所以,被告人白某的强制性性行为虽然在表面上符合了强奸罪的犯罪构成要件,但是基于白某与姚某之间的婚姻关系的存续,白某的行为不构成强奸罪。对于丈夫到底能不能成为强奸罪的主体?对于婚内强奸能否构成强奸罪?目前在我国法律研究的理论界和司法实践中各方学者有不同的认识,针对上述案件也引起了我的思考。

  长久以来,我国刑法学界对婚内强奸都存在着激烈的争辩,学者们分别持有不同的说法。其中“否定说”相对占有一定的优势;而“肯定说”虽然顺应了人权保护和妇女权益的保护的潮流但有悖于国情,有悖于传统的婚姻家庭观念,所以这种说法明显处于劣势。我国现行刑法有关强奸罪的规定,沿袭着1979年刑法,对于丈夫能不能成为强奸罪的主体这一问题,并没有像别的国家一样给予明确的肯定或否定,这似乎是留空间给“否定说”予以诠释,但好像又为“肯定说”埋下了伏笔。从而就使婚内强奸定罪与否在学术领域中引起了激烈的争论,也让婚内强奸这一普遍的家庭暴力问题成为司法实践的难点。这些年遇到这样的案件,司法界总是依据“惯例”对婚内强奸不用刑法调整,一些案件则避开争议的“婚内强奸”以其他罪名转化,而对法院以强奸罪判决的案件(例如上述的王某婚内强奸案),总是会引起法学界,和社会各界的极大关注和强烈反响。

  王某婚内强奸案判决的意义并不仅限于它是现行刑法生效后“婚内强奸第一案”,更在于它是经逐级请示后由最高人民法院批复构成婚内强奸的案件。它给我们的启示是,“离婚诉讼期间婚内强奸成立”,对司法实践将有普遍的指导意义。结合最高法连续公布的王某婚内强奸案(有罪)和白某婚内强奸案(无罪)等等的不同处理结果的婚内强奸案例,我们可以看到,国家最高审判机关在婚内强奸问题上的态度既没有采纳“否定说”一概不定罪,也没有采纳“肯定说”一概定罪,而是慎重地采取了区别对待的原则,对个案的具体情况进行具体分析,分别依法处理。所谓“区别对待”是指,对婚内强奸案件应当依据刑法和婚姻法有关规定,区分不同的婚姻状况、行为人的主观故意和暴力方法、造成的危害结果、被害人事后的态度等具体事实、情节分别依法处理,其中有的行为从婚姻关系出发不能否定强奸罪成立的,可以构成强奸罪;有的行为在刑法理论上不能构成强奸罪的,可能构成其他犯罪;有的行为则可能无罪。当然,在具体处理时应当特别慎重,在量刑时也应与普通强奸罪有所区别。

  这种区别对待可能是当前我国处理婚内强奸行为的较好选择,尽管其立论还可能不太成熟,但其对个案的具体情况作具体分析的方法,无疑比不区别具体情况抽象笼统的“一刀切”式评价科学可取。我国地域广阔、民族众多、婚内强奸行为较为普遍的国情以及此类案件的复杂性,决定了不能简单地一律定罪或不定罪。区别对待能把正常婚姻关系中丈夫在夫妻性生活中偶尔粗暴过火的性行为从犯罪领域中剔除,把与婚内强奸行为有关的伤害、虐待、侮辱等从强奸罪中剔除,集中打击危害大的婚内强奸犯罪,体现了实事求是的观点和原则性与灵活性相结合的原则,既不有悖于国情,又顺应了保护人权先进法律文化的潮流。

  结论

  从国内的几起婚内强奸案来看,法院的判决处理都比较轻。而这些强奸罪的社会危害性并不比婚外强奸轻。这说明我国司法机关虽承认婚内强奸,但由于缺乏明确的立法支持和充分的理论指导,在处罚时仍然底气不足。从而在量刑上仍肯定了丈夫豁免,否认了婚内强奸。通过资料的查阅,以及对一些案件的分析,本文得出的结论是婚内强奸与一般强奸罪的性质是一样的,都是违背对方意志强行与之性交,都给对方造成极大的身心伤害,应当作同样处罚。同时,有必要确定婚内强奸的告诉期限,应该依据实际的情况,和危害性进行有区别的量刑处理。在刑事实体法上规定存有婚姻关系的丈夫可为强奸妻子的主体,但这并不意味着忽视丈夫的合法权利。鉴于我国客观上仍存在妇女经济未完全独立,妻子对丈夫仍有依靠性的现状,有必要借鉴国外立法,建立包括短暂居住、法律服务、职业介绍、心理咨询在内的妇女庇护所或妇女援助中心,解除告诉人的后顾之忧,以充分保障妇女的合法权益。

  婚姻家庭是社会的组成因子,稳定和谐的家庭关系有利于社会的稳定和发展,然而数千年的男尊女卑封建思想观念成为建立稳定和谐家庭关系的绊脚石。加强立法、完善法律、依靠法律是保护婚姻家庭关系的重要手段,在诸多法律中刑法又是保护婚姻家庭关系最强有力的武器。新婚姻法的颁布标志着我国保护婚姻家庭关系进入了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我国现有刑法对婚姻家庭尤其是妇女权利的保护却没有与时俱进。弥补我国刑法在保护婚姻家庭方面的不足,对我国社会主义法制建设和社会稳定、发展又十分重要的意义。综上所述,婚内强迫性行为不能片面的采纳“否定说”、“否定说”、“折衷说”等观点,而应该作为婚内强奸以强奸罪论处。当然,由于婚内强奸与一般强奸相比具有一定的特殊性,因此应作为自诉罪处理,并引入调解制度具体操作。

  参考文献

  [1]赵秉志:《刑法分则要论》中国法制出版社,2010年版,第291页

  [2]杨大文主编:《婚姻家庭法(第四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8年版,第119页

  [3]陈兴良:《婚内强奸犯罪化》,载于《法学》2006年版第二期,第55页

  [4]张明楷:《刑法学(第三版)》法律出版社,2007年版,第24~25

  [5]张明楷:《刑法在法律体系中的地位——兼论刑法的补充性与法律体系的概念》,载于《法学研究》1994年第6期,第55页

  [6]陈兴良:《案例刑法教程》(下卷),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1994年版,第209页

  [7]高铭暄、王作富主编:《新中国刑法的理论与实践》,河北人民出版社1988年版,第535页

  [8]参见刘宪权:《婚内定“强奸”不妥》,《法学》2000年第3期,第58-59页

  [9]《刑事犯罪案例丛书·强奸罪·奸淫幼女罪》最高人民检察院刑事犯罪案例丛书编委会编,中国检察出版社1992年版,第152页

  [10]刘家琛:《新刑法案例解释》,人民法院出版社1997年版,第755页

  

2020年8月1日 21:26
浏览量:0
收藏
站点标题-双击进行编辑

最新文章

会计论文
MBA论文
人力资源
工商管理
美术论文
汉语言文学
音乐论文
舞蹈论文
法律论文
财务管理
市场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