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重吧-专业的论文服务平台】

让写作更简单-如何写毕业论文

注册

QQ:1028988511 电话:18703401474

浅析音乐剧《悲惨世界》中歌曲《I Dreamed A Dream》

  摘要:《悲惨世界》是现今是国际各国之间最卖座的优质音乐剧之一。将文学转变为音乐剧,让音乐成为核心,将文学形象转变为音乐形象,并且借助一些独特的表演方式来让其更加丰富,例如舞蹈、舞美、喜剧等等。接下来笔者简单分析一下这个音乐剧的创作艺术特点。

  关键词:音乐剧;《悲惨世界》;舞蹈;舞美

  引言

  音乐剧集多种艺术表现形式于一身,它之所以这么成功,就是将多门艺术适当的融合在一起,囊括舞蹈、音乐、剧本、舞美、剧诗等元素。探究一部音乐剧的每一个部分,能够看清艺术融合体的内部细节,进而知晓这部音乐剧的特点与性质。音乐剧《悲惨世界》拥有诸多艺术创作的特点,重点在以下几个方面表现出来。

  从1978年克劳德•米歇尔•勋伯格、阿兰•鲍伯利将雨果这部巨著,即《悲惨世界》改编成了音乐剧,首演于1980年,1985年被改成英文版登上伦敦舞台,1987年亮相美国百老汇开始便与《猫》、《歌剧魅影》、《西贡小姐》并称为现代音乐史上的四大名剧。作为史诗派音乐剧创作的先河作品,该剧获得过1987年第41届托尼奖最佳音乐剧,1987年戏剧课桌奖最佳音乐剧,1986年伦敦剧评圈奖最佳音乐剧等多项国际大奖。曾用21种语言,在38个国家,217个城市演出过,由此可见该作品在世界范围内的风靡程度。

  目前国内对于这部作品的研究还很少,就出版或发表的一些与音乐剧相关的书籍和文章来看,还多停留在普及性的通俗读物和通论性,概括性的介绍层面,专题性的学术研究尚不多见。据我所掌握的资料来看,还没有一部对音乐剧《悲惨世界》的歌曲特点及其演唱风格进行全面系统分析研究的书籍和文章。作为一名声乐方向的研究生,我认为对《悲惨世界》中的《Idreamedadream》为例对其的音乐特点和演唱风格的研究有助于广大声乐学习者更深刻地了解音乐剧《悲惨世界》,并运用其演唱风格和演唱技巧对人物角色进行全面的诊释和演绎。

  音乐剧《悲惨世界》作为史诗派音乐剧史创作的先河作品,以其独特的艺术魅力征服全世界亿万观众的心。该剧自1985年被改成英文版登上伦敦舞台开始便在国际上获得无数大奖,这部经典作品曾用21种语言,在38个国家,217个城市演出,足可见其作品在世界范围内的风靡程度。

  音乐剧《悲惨世界》的成功主要是因为其音乐创作的成功,而声乐在该剧音乐中又占有主要位置,从观众在欣赏完后对剧中的多首歌曲的久久难忘也可见该剧歌曲创作的成功。鉴于此,本文以《Idreamedadream》为例旨在对其的歌曲特点进行分析,并根据这些特点具体的进行演唱风格的研究。

  丁一凡在《音乐剧《悲惨世界》角色分析与演唱风格研究》中认为,音乐剧《悲惨世界》以史诗性的音乐题材、雅俗共赏的表现形式和梦幻般的舞台效果成为对原著小说最成功的改编艺术形式,忠实地体现了原著的精神。《IDreamedaDream》这首芳汀的经典唱段唱出了一个社会底层女子对于美好生活、温暖人世的向往,控诉了社会的黑暗和无情。它要求演唱者要有宽广的音域,强大的爆发力,极富表情的表现力。该曲目音乐语言简洁、凝练,行板的速度,多次的转调,十分到位地抓住了芳汀悲凉心情的起伏。

  李馨在《音乐剧《悲惨世界》主要人物形象塑造分析》中认为,音乐剧《悲惨世界》是音乐剧的“巅峰”的代表作之一,她打破了美国百老汇音乐剧一统天下的格局,改变了音乐剧纯娱乐性的单一面貌。她以史诗性音乐为题材、以雅俗共赏的形式和梦幻般的舞台效果向全世界展示了音乐剧可以有“另类的形式与经典的剧作体裁”。她是八十年代的颠峰之作,成为无可争议的音乐剧中的“四大名著之一”。

  廖向红在《音乐剧《悲惨世界》创作艺术特征分析》中认为,评论家在评述音乐剧《悲惨世界》时,都冠之于“史诗”、“剧诗”的词语。该剧的创作者确实是用充满诗情和诗意的视、听形象再现历史、叙述剧情和刻化人物,。但是令作者惊奇并佩服的是这一关于历史、信念、人性的史诗,是用最简洁、最通俗易懂的歌词写就的。

  苏水莲在《简析音乐剧巨作《悲惨世界》》中认为,英文版音乐剧《悲惨世界》里的歌曲让观众热血沸腾,因为它的每一个音乐主题都是那样的鲜明严谨,有时主题之间还相互交叉。第一,社会主题与冉阿让的人生悲剧相应称,这在序曲中有体现。当沉重缓慢的主题音乐出现,把观众带到了一个贫苦人民压力重重、步履维艰的悲剧时代;而冉阿让出现时主题音乐上下跳动,也铺垫了冉阿让在动荡时代中的坎坷一生,这两个主题不时的在冉阿让遭遇困难时出现。冉阿让是社会底层人民的代表,两个主题的交叉,使整个剧情都处在悲剧的基调上。第二,在剧中沙威一直追随这冉阿让,两人分别背负着法律和道德的压力。沙威每一出现,音乐的节奏就变得持续紧张,让人不免为冉阿让面临的危机而担心。最后,沙威的自杀加重悲剧色彩。第三,爱潘妮和坷赛特的主题相交织。爱潘妮在为马吕斯牺牲前,曾暗诉对马吕斯的倾慕之情;舞台的另一侧,坷赛特也在倾诉恋慕之情,这是同一主题。而马吕斯眼里只有坷赛特,却无视爱潘妮的爱,这让人产生了对爱潘妮的同情心。爱潘妮的悲剧与坷赛特的妈妈一芳汀的悲剧主题是相似的。第四,旅店老板夫妇的主题。这里的音乐诙谐幽默,使他们的形象被刻画成为轻松滑稽的角色,邪恶的角色也被淡化,这也让观众在严肃的气氛中得到放松。

  他们苦待坷赛特、为贪图享受不惜抛弃自己的女儿,这和爱潘妮的纯洁和无私的天使形象形成了鲜明对比。剧中多次出现主题和主题之间交叉,流露出勋伯格在创作音乐剧音乐方面的天赋。

  张小浩在《试评论音乐剧《悲惨世界》》中认为,歌剧中常以咏叹调调节情绪的做法,在旬白克的音乐里得到充分的发挥。主角让阿让、夏威尔、芳汀、艾潘尼、克塞特、马里欧等人都至少有一首咏叹调。很少有人能忘怀封面上那个

  小克塞特含泪唱出《云端里的城堡》那一段,简单而略带中世纪歌谣体的风格,只需要一次就够了,听众只需要听一次,就能够琅琅上口!就如本剧作曲家旬白克所说的“Musicpaintsthepic-tures”,以音乐画出的的图画更加令人印象深刻。

  聂亚平、刘明健在《视听的震撼心灵的洗劫——音乐剧《悲惨世界》中的悲剧性与大众性》中认为,一个音乐作品的成功,固然有他多方面的因素,作为容体的观众、听众能否满意,能否愿意为你的作品买单,成功的作品便必然具备了这样的魅力。而音乐剧《悲惨世界》就有这样魅力。或对社会世俗的拷问,如《IDreamedaDream》,或生命结束前的最后一声撕心裂肺的绝望的呐喊。

  费元洪在《音乐剧《悲惨世界》的史诗性与神性》中认为,史诗性作品大都有一些共通的特点,比如时间跨度长、内容丰富、内涵深刻、人物关系复杂作为小说,史诗所具有的历史厚重感,往往可以为小说增添吸引力。如果写得出色,也容易成为世人传颂的经典。时至今日,大量的史诗性作品流传了下来,但主要是小说。然而音乐剧《悲惨世界》是一个例外,所有这些困难的问题都得到了解决。《悲惨世界》是一部关于历史、信仰和人性的史诗性作品,而且,它的宏大不只在于制作规模大小,而在于它所包含的情感广度和深度。整个故事,在不可避免的历史性转折之下,表现出了永恒不衰的情感。冉•阿让在沙威警官追捕之下坚持不懈的斗争,爱潘妮对马吕斯执著的爱情,德纳迪夫妇身处下层社会却能够以卑鄙的手段进入上流阶层——可以说,《悲惨世界》中的人物是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的众生相。故事的戏剧动力由学生革命运动为王线.经过了复杂的戏剧发展,在第一幕结束时制造出了全剧最大的悬念。剧中每一个角色,此时都留下了他们鲜明的印记。

  一、《悲惨世界》剧情介绍

  《悲惨世界》是一部史诗级巨作,与历史、信仰、人性有关。克莱茨莫用了最简单最容易让人理解的词语写成了歌词。他对歌词创作有很深入的了解,掌握一些要诀,他说:“假如歌词可以轻易的唱出来,肯定能轻易的被观众听到……”

  如,这部剧的开场曲

  《WorkSong》(劳动之歌)的歌词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

  Lookdown,lookdown,don’tlook’emintheeye

  低下头,低下头,不要看他们的眼睛

  Lookdown,lookdown,you’rehereuntilyoudie

  低下头,低下头,你会一直在这里直至死去

  Thesunisstrong.It’shotashellbelow.

  太阳如此毒辣,就好比地狱的炎热

  Lookdown,lookdown,you’llalwaysbeaslave.

  低下头,低下头,你一生都将是奴隶

  Lookdown,lookdown,you’restandinginyourgrave.

  低下头,低下头,你现在已经站到了坟墓边缘

  简单的歌词,充满节奏且简短有韵律的语句,进而为作曲者的谱曲、创造旋律创造了有利的条件,更容易让演唱者在演唱的时候“朗朗上口”,让观众很容易就学会,之后相互传唱;同时表达了在特殊的背景下人们的情感,但中还暗含一些基督教的理念,让许多段落、场面洋溢着浓浓的诗情,不禁让人潸然泪下,颇有感触,并且还包含一些哲理,让人思考,回味无穷[1]。

  二、《悲惨世界》歌曲特点

  (一)传统歌剧式的情节结构

  情节是戏剧里最重要的元素,此剧的编剧以冉阿让与沙威长十几年的较量搏斗作为主线,此举非常巧妙,将芳汀的“苦难命运”、珂塞特、爱潘妮和马吕斯的“爱情”、安灼拉为首的青年学生们为实现梦想而“起义”、德纳第夫妇泯灭人性的“狗吃狗”行为与主线相连,作为情节线索,并使用传统歌剧的组成方法——从头到尾都没有对白,几乎也没有舞蹈,利用多种曲式来描述或者体现出诸多任务为了实现自己的人生理想而努力奋斗。用传统歌剧的组成方法来组成本剧的清洁,让编导能够依照人物内心想法,用多人合唱或者独唱的方式来快速简单且自由的描述故事情节,让人们快速了解人物背景,省掉了情节发生的过程,省掉了外部事件互相间的过渡,直接到达引爆事件发生冲突的核心,大量篇幅都采用了“宣述调”的方式表达出人物互相之间的语言冲突;用“独唱”的方式直接唱出或者用“咏叹”的方式来表达出人物复杂的内心活动与内心冲突,更重要的是采用重唱的方式来表现出诸多人物的行为、展现出诸多人物的内心世界,不但能让戏剧更有节奏性,还可让戏剧的信息量不断增多,让戏剧的节奏更强,让戏剧更具张力。

  另外,该剧还有一个特征:浪漫与现实相融合。冉阿让生活的困苦、芳汀的落难;法国大革命是现实;浪漫则是展现在冉阿让的超能力、爱潘妮的牺牲自我精神、沙威在面对法律与道德的矛盾心理等情节里[2]。

  (二)音乐语言——主题交织的运用

  《悲惨世界》的英文版中的歌曲让观众十分的激动,每一种音乐的主题都相互穿插,而且都很严谨。一,社会主题和冉阿让生活的困苦相对应,在序曲中就表现了出来。当十分沉重的音乐响起时,就将观众带到了一个人民遭受磨难,无法生存的悲情世界中;当冉阿让现身的时候,音乐则波荡起伏,也为冉阿让在如此社会中艰辛困苦的一生做了铺垫,这两个主题不断地在冉阿让遭受挫折时出现。冉阿让代表了最底层的人民,两个主题相互穿插,可以说,全部情节都是悲剧。二,在这部音乐剧中,沙威一直跟随冉阿让,两人各自感受到法律与道德产生的压迫感。沙威每一次现身,音乐就会变得十分紧张,让人们为冉阿让即将到来了困难而担忧。最终,沙威自杀更是为这部悲剧增添了浓重的色彩。三,爱潘妮和坷赛特的主题相互交叉。爱潘妮在为马吕斯献身之前,曾经暗中表述自己十分爱慕马吕斯;在舞台另一面,珂赛特也正在表达自己的爱慕之情,这属于同样的主题。而马吕斯只在乎珂赛特,却忽视了爱潘妮,让人对爱潘妮产生了怜悯之心。爱潘妮的悲剧和坷赛特的母亲一芳汀的悲剧主题是一样的。四,旅店夫妻主题。情节发展到这里,音乐就会变得十分幽默,让他俩的形象变成极为搞笑的角色,淡化了邪恶的角色,这也令观众得到了少许放松。珂赛特为了荣华富贵而抛弃亲生女人,这种行为与爱潘妮的无私奉献行为形成了鲜明对比。

  在该剧中,主体之间多次进行交织,展现出勋伯格在音乐创作乃至音乐剧创作方面的天赋。

  在音乐语言方面,乐队除了用最基本的弦乐、管乐与打击乐之外,还另外使用了架子鼓和电钢琴,还有电子合成器与电吉他,而且还增添了木吉他与萨克斯。

  此剧的音乐在歌剧剧本的构造基础之上,依照歌剧音乐构造的规律,在“音乐动机(主题)”基础之上,写出了该剧的音乐,让音乐更具严谨性与完整性。《悲惨世界》主要有三种音乐动机,一,内心的挣扎、艰难的选择,二,孤单、爱情、离别,三,展现困苦、劳动、争斗。用相应的主题来展现全部音乐,利用有情感的词语和音乐,来触碰人们的内心,从而体现出很多的人物性格、复杂的情节、有内涵的哲理思想。依据剧情环境与咏叹调,音乐总共分为30段,每个段落都有其独立的标题。简洁明了的归纳出相应段落情节或者歌词的核心内容。在长达三小时的音乐里,有很多的重复段落。全新的音乐才占百分之三十,这类音乐不断地进行变换与重复,从而形成了一个较为完成的剧目。在《悲惨世界》音乐剧里,每段音乐都是为了特殊的环境或者为某一人物而创的,当这段音乐响起时,就好比汽车标志一样,成为了特殊环境或者是某个人的标志,每当这个环境下或者人物出场的时候,这段音乐会以全新的形式出现,或是重复出现。在这部音乐剧的知名唱段里,单一的音符也是有很多重复的地方。它的音乐这么重视重复,并不是偷懒,而是可以起到很重要的作用,让观众在了解剧情的同时,还能被观众所熟悉,记在心中、而且还会互相传唱。举例说明,芳汀的主题总是会和冉阿让一起出现。冉阿让从监狱里出来的时候,BGM则是芳汀的主题;他在生命终结之时,依然也用了同样的主题。芳汀的主题充满了亲切感,让人感到温暖与光明,好像意味着冉阿让的命运会从黑暗转向光明,也在暗示着他这一辈子都会和芳汀有十分亲密的关系。爱潘妮的命运与芳汀一样,在《Onmyown》(孤单的身影)这个歌曲中也一样分享了她的主题[3]。

  《悲惨世界》这部音乐剧的旋律十分简单明了,而且很朴素,拥有比较稳定的节奏、音域不是很宽的特点,这些特点在观众欣赏时,有一种与通俗歌曲相类似的亲切感,不陌生感,而且很容易融入其中,并且可以跟着唱,从而增加了欣赏传唱的乐趣。在宣叙调段落出现时,演唱者直接开口就唱,不需要前奏也不需要间奏,旋律简洁明了更直接,而且音调低,和人们平时说话的音调一样,速度快,就好比平时直接说话的语速一样快。人们听到这种“对话”式的唱段之后,甚至会忘记了他是在歌唱,反而会认为这是剧中人物发生了语言冲突一样。而剧里的咏叹调段落,旋律特别优美,让人听着感觉非常好,但依然还是用最简单的音符构成,音调不高不低,抒发的情感在高或者低的一瞬间,旋律就会直接直上或者直下,毫无修饰与过渡,就好比人的内心爆发发出的呼喊声,将每个人的情感都发挥的淋漓尽致,所以会让观众有一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并且还可以欣赏歌唱者的超高歌唱技巧[4]。

  我们应该在注重与探究《悲惨世界》的历史感与厚重感的同时,还要注重与探究其现代感,让观众能够感受到当时的社会背景,并且同样可以感受到现代气息。这也是这部音乐剧能够被更广泛的传播,吸引大量的观众,尤其是年轻的观众的原因之一。让这部具更具现代感,全剧音乐节奏的处理功劳最大。此剧的节奏处理的特征是:节奏简单稳定,很多曲目都是用了2/4、3/4、4/4的节奏,个别的曲目或者是段落用了6/8、8/12的节奏。速度十分的快,不论是合唱还是宣述曲目,都有这样的特点,似乎是超越了人类正常阅读与说话的速度,听歌唱者在演唱时,会感觉得到大量的信息,让观众的注意力更加集中,不能溜号,否则,接下来的剧情你就很难理解了。抒情与咏叹曲目速度也很迅速,和传统歌剧的类似曲目速度处理不同,即便在一些音符上做了一些停留,依然是等同或超越了人们说话的速度。例如剧中的曲目《Doyouhearthepeoplesing?》(你能听到人们的呼声):

  Doyouhearthepeoplesing?

  音乐节奏简单稳定,速度十分的快,这有利于制造出当时社会环境下的紧张局势,也对将雨果的巨作搬上舞台更有益处;对整个音乐剧的节奏和当事人们的生活节奏合拍也更有益处,另观众在观看时可呼吸道现代气息,明显的感觉到现代节奏。

  综上所述,勋伯格为《悲惨世界》所创作的音乐,很大程度上超越了百老汇通俗歌曲创作方法的同时,依然包含与发扬了音乐剧本本身的通俗与娱乐的精神。

  (三)舞台美术之美

  这部音乐剧的舞美创作以“历史真实、生活真实”作为前提条件,但是,最终的目的可不是“再现历史真实、生活真实”,而是依照“局部写实、整体写意”的根本原则,经过对符合当时社会环境的生活真实的人物形象或者是建筑形象进行精炼、扩大、夸张等方式,创造有浓郁的,有表现美的舞台形象。得出这种理论的根据就是:

  约翰.纳皮尔专门针对该剧的舞台建造去了一次巴黎,在那里做了实地考察之后,选择了建造舞台布景的原料,即花岗岩石块与原木,并采用相同的色调来装饰这些用花岗岩石块建造而成的房屋、街道与舞台地面;利用保留了原木本身颜色与纹理的木料来制作桌子、板凳、大门和窗户等道具,制造出一种宁静而久远、浓重且朴实的整体意象。屋里屋外的空间几乎都是用局部写实的物质来装饰与制造。如剧里德纳第夫妇开设的酒馆与年轻学生们聚会的咖啡馆的空间,全部是在花岗岩地面上放置上木质的桌椅来表现(严格符合生活真实的需求,屋里是不允许使用花岗岩地面的),芳汀最后逝世地点(病房)仅放置了一张床。剧里纳皮尔充分用了舞台的假定特点,设计出大量的写意空间,例如舞台上空无一物,用灯光技术在舞台上投出了街道旁铁箅子的阴影,再搭配上发出流水声的音响制造的“下水道”,沙威的自杀地点(桥)与桥下的河流等等。最令我记忆犹新的是,有两个空间的处理:一是“卜吕梅街道”,二是战士们起义时牺牲的“街垒”[5]。

  对“卜吕梅街道”的空间处理是是利用舞台后面有一道贯穿全部舞台的用花岗岩建造而成的高墙,在上面有大量的给人以温暖感觉的灯光的木质窗户,整个舞台让人有一种十分神秘且十分冷清的感觉,这样的空间处理,装饰的搭配,恰当的表现出了爱潘妮的绝望失落的“心境”,当孤单的她站在空旷的舞台中间,“现在我重归孤独,没有去处,没有依靠,没有家,没有朋友”这句歌词的时候,很多观众都会伤心流泪,同时不论是听觉还是视觉,都会感受到这种具有诗意的美秒感觉。

  在“街垒”的空间处理方面,是将两个体积十分巨大的机械设备的车台打造成街垒,当两个堆积的大量旧门窗,破的楼梯、桶与木箱等等物质的车台从舞台两端缓慢出现时,让观众仿佛置身于“贫民窟”一般;接下来在“街垒战”这一情节,两个给人以“贫民窟”感觉的车台再次在全场观众注目下缓慢行驶到舞台中间之后,稍稍的调整一下车胎的位置就拼成了巨大的街垒时,观众没有一个不惊讶的,没有一个不感叹的、观众从其壮观的造型与舞台魅力中获得了超高的满足感,尤其是他们起义失败以后,场面处理让人记忆深刻,全部战死的战士遗体(符合形体造型美的要求)横在街垒上,全场的观众鸦雀无声,很长时间以后,传来了双簧管的独奏音乐,旋律和冉阿让求上帝“带他回家”时的音乐一模一样,在这样悲情的音乐里,“街垒”慢慢的开始转圈,好比电影的慢动作一样,让街垒上面的每一个死亡的战士的遗体在观众眼前慢慢转过,转了360°之后就停止,这个时候起义的领导人安灼拉则倒在街垒的中心地点,他的身体之下有一面好似鲜血的红旗,在灯光的照射下是如此的鲜红,如此的醒目,这时“街垒”的形象不可能用“写实”来展现,而是一座纪念碑,一座有着“诗情画意”与“表现美”的纪念碑。场下观众在瞻仰它的时候,一方面会对“纪念碑”中曾经为了明天而努力奋斗的青年的死去而感到悲伤与感动,另一方面会为“纪念碑”的整体造型,其“诗情画意”、“表现美”而由衷赞美[6]。

  三、《Idreamedadream》的演唱风格

  (一)《Idreamedadream》的情感表达

  应在把握好语气、音色、力度的基础上,做好咏叹调的情感表达。第一,要注重语气的把握;第二,音量的控制,在表现这首作品时,把握好音量的大小、力度的强弱对人物情感的表达也是非常重要的。

  (二)《Idreamedadream》的演唱处理

  在掌握了作品的感情基调后,要运用与咏叹调思想内容、情感深度相符合的声腔来体现,做到“声情并茂”,用完美的歌唱技巧来演绎。在此段作品的演唱时要注意旋律线条的流畅,保持好情绪和大跳时的共鸣。第一,旋律线条的流畅。无论是歌剧还是音乐剧作品,要想表现作品庄重、典雅、完美的风格,就必须要求声音的柔和、流畅。第二,大跳时的气息控制。在演唱时要求情绪到位,使发声器官都达到协调统一,才能有效地使气息在大跳时得以保持。

  结论

  《悲惨世界》这部音乐剧是整个音乐剧史精品中的精品,它的出现,从积极意义方面来说,远远超越了该剧本身的价值。它在世界范围内的艺术宝库中有着独一无二的位置,其地位没人能够顶替,这是一部很值得人们欣赏的音乐剧[7]。

  参考文献

  [1]文硕编著.音乐剧的文硕视野[M].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06

  [2]居其宏著.朝阳艺术与朝阳产业[M].中央音乐学院出版社,2006

  [3]吴贻弓,李亦中主编.影视艺术鉴赏[M].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

  [4]余乐著.带你去看音乐剧[M].喀什维吾尔文出版社,2004

  [5]蔡瑭主编,张夷,龙牙等著.音乐剧魅影[M].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4

  [6]慕羽著.西方音乐剧史[M].上海音乐出版社,2004

  [7]张旭,文硕著.音乐剧导论[M].上海音乐出版社,2004

  [8]黄定宇著.音乐剧概论[M].中国戏剧出版社,2003

  [9]居其宏著.音乐剧,我为你疯狂[M].上海教育出版社,2001

  [10]周小川等著.音乐剧之旅[M].新世界出版社,1998

  [11]康慨.《悲惨世界》经久不衰的激进主义[N].中华读书报.2013-01-09(004)

  [12]饶翔.《悲惨世界》何以“逆袭”中国影市[N].光明日报.2013-04-01(009)

  [13]李婷.超越电影和音乐的成功实验[N].文汇报.2013-03-01(003)

  [14]裴凌寒.“音乐剧”距离“好电影”到底有多远?[N].中国艺术报.2013-03-20(007)

  [15]刘巽达.《悲惨世界》能否启迪京剧电影?[N].光明日报.2013-03-26(004)

  [16]柳森.《悲惨世界》背后有几重“落差”[N].解放日报.2013-03-21(007)

  [17]沈嘉柯.“文学经典”如何亲近大众[N].解放日报.2013-03-29(014)

  [18]吴学安,小岩.我们离音乐剧还有多远[N].团结报.2013-03-16(005)

  [19]徐成.震撼心灵的艺术回响[N].文艺报.2013-03-13(004)

  [20]苏建华.音乐剧《悲惨世界》观后[J].大舞台.2005(04)

  [21]费元洪.改变从《悲惨世界》开始[J].歌剧.2008(11)

  [22]聂亚平,刘明健.视听的震撼心灵的洗劫——音乐剧《悲惨世界》中的悲剧性与大众性[J].黄河之声.2008(14)

  [23]苏水莲.简析音乐剧巨作《悲惨世界》[J].大众文艺(理论).2008(03)

  

2020年9月14日 22:24
浏览量:0
收藏
站点标题-双击进行编辑

最新文章

会计论文
MBA论文
人力资源
工商管理
美术论文
汉语言文学
音乐论文
舞蹈论文
法律论文
财务管理
市场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