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重吧-专业的论文服务平台】

让写作更简单-如何写毕业论文

注册

QQ:1028988511 电话:18703401474

慕课(MOOC)的发展现状及对我国的影响

  摘要:随着慕课(MOOC)的发展,越来越多的国家、大学、老师会受到它的冲击,越来越多的"学生"能享受到MOOC的好处。MOOC是今后较长时间内,高等教育需要面临的重要挑战。如何利用这一契机,发展我国的MOOC建设,对我国的高等教育非常关键,将给整个教育发展带来严峻的挑战,使知识传递更加立体,但目前只是传统课堂的补充与完善,还需根据自身发展现状,借鉴国外优秀模式,系统地构建具有自主创新和知识产权的在线教育系统。

  关键词:慕课,发展创新,影响

  一、引言

  《纽约时报》把2012年称之为“慕课元年”。《时代》杂志也称,免费的“慕课”向大众打开了通向常青藤盟校的大门。如果说2012年MOOCs在国际教育界引发了一场“海啸”,那2013年在中国教育界也算是刮起了阵阵“飓风”。

  随着近几年中国教育改革的进行,MOOC这一新型网络教育模式成为了人们关注的焦点,这种建立于行为主义和联通主义之上的教学模式,打破了以往传统教育中高校与高校之间树立起的界墙,将教育资源平衡的分配到世界上每一个存在网络的角落,为我国的教育系统进一步优化奠定了基础。

  二、“慕课”的内涵

  1.基本概念

  慕课(MOOC)是英文AMassiveOpenOnlineCourse的首字母缩写,中文意思是“大规模网络开放课程”。从理论上讲,Massive(大规模的)是指对注册人数没有限制,用户数量级过万;Open(开放的)是指任何人均可参与,并且通常是免费的;Online(在线的)是指学习活动主要发生在网上;Course(课程)是指在某研究领域中的围绕一系列学习目标的结构化(Structured)内容。[1]MOOC是新近涌现出来的一种在线课程开发模式,它发端于过去的那种发布资源、学习管理系统以及将学习管理系统与更多的开放网络资源综合起来的旧的课程开发模式。

  2.基本类型

  人们通常根据不同学习理论基础将MOOC分为三类(如下表):基于内容的MOOC(xMOOC)以行为主义学习理论为基础,强调对知识的传播与复制;基于社会网络的MOOC(cMOOC)以联通主义学习理论为基础,强调对知识联结与学习网络创建;基于任务的MOOC(tMOOC)以建构主义学习理论为基础,强调对复杂技能的掌握。[2][3]

  目前,由于xMOOC保留了常见规范性课程的基本要素,如学习大纲、知识讲授、章节练习、练习反馈等,比较符合主流的课堂教与学的行为模式,因而,xMOOC是目前全球普遍采用的“慕课”形式。

  3.基本特点

  作为大规模网络开放课程,慕课具有开放性、参与性和分散性的特性。[4]

  “开放性”是MOOC的首要特征。“开放性”意味着公开、民主和自由的学术精神。即便学习者在人口、地域、经济和文化等方面存在差异,知识应该为人类共同创造和免费共享,每个人的学习愿望都应该得到最大限度满足。因此,“开放性”除了具有免费共享之义,还包含对资源重复利用、修改和传播的权利。

  由于MOOC平台一般不限制注册人数,来自世界各地的学员可以自由参与到自己偏爱的课程活动之中。比如,2011年,斯坦福大学史朗(Thrun)教授开设的《人工智能导论》课程免费上网,吸引了来自190多个国家的16万余学生注册,并有2万人完成了课程学习。到2013年,全球最大的MOOC平台Coursera的注册用户数已愈500万,开设课程超过450门,加盟院校90多所,这其中包括复旦大学和上海交通大学。[5]

  MOOC是基于连通性原则建立起来的,因此所有的知识都在一个参与者形成的网络中流通,具有分散性的特点。大部分的课程活动都发生在社会学习的环境中。在这样的环境中,参与者与学习材料(还有其他人对这些材料的理解)进行沟通互动。

  三、“慕课”的发展现状

  近年来,全球有上百万的慕课注册用户在线提供课程,这个数字还在与日俱增。这些课程通常由第三方的线上平台发布,由专业学者独立录制。MOOC这个词最先在2008年由Downes和Siemens依据同伴学习模式中的“连通性”提出(转引自Baturary2015)。此后,2011年,又有一些教学视频由斯坦福大学的教授们在开放的在线平台上录制并发布出来,这些视频的制作也利用了一些免费的网上资源。2012年初,这些教授开发了独立的盈利性项目Coursera。同年,另外一些非营利性平台也建立起来,例如Udacity和Udemy。在这之后,麻省理工学院和哈佛大学合并了麻省理工的MITx在线学习平台并开发了edX线上学习平台。与此同时,欧洲还开发了线上学习平台Futurelearn和Iversity。

  多家专门提供MOOCs平台的供应商纷起竞争,Coursera、edX和Udacity是其中最有影响力的“三巨头”,它们各自成立之后,便开始了各自的融资与扩张。平台上涉及诸多领域的MOOCs课程陆续上线,一时间,MOOCs像风暴一样席卷全球。在中国2013年5月,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加入了edX平台,同年7月上海交通大学加入了Coursera,随后复旦大学和北京大学也马上与Coursera达成了协议。近20场关于MOOC的会议、论坛相继召开,面向全球免费开放了15门在线课程,MOOC这种以短视频方式学习的在线课程正在受到学习者的青睐。

  “慕课”这种源于美国的教学形式,已成为课堂教学改革的流行语,其来势之猛,大有颠覆传统课堂、迎来课堂教学之势。然而,“慕课”的实质是“接受性学习”,而不是“探究性学习”,与实体课堂相比,只是翻转了教师讲课的时间和地点。[6]所以,“慕课”只能是课堂教学的补充而不是主流。

  时任清华大学校长的陈吉宁和教育部部长助理林蕙青,都提出了中国的MOOC发展将是“政府支持,高校主导,企业参与”的格局。而其背后可以预测的则是政府方面会在学分认证政策和资金上予以支持,高校作为内容制作和发布的主导机构,而企业将作为技术支持一起搭建中国的MOOC平台。虽然中国的MOOC才刚刚起步,还处在从网络视频课堂向MOOC的演进中,但值得期待。然而不论发展速度和前景如何,无疑会有越来越多的学生成为MOOC学习者。

  四、对我国的影响

  慕课的特点是以小段视频为主传授名校名师的教学内容,以即时测试与反馈促进学员学习,并基于大数据分析促进教师和学生改进教与学。[7]MOOCs给中国教育带来的冲击将是多方面的。从宏观上说,面向世界开放的MOOCs,是一个国家展示其教育实力的平台。一所大学乃至一个国家的大学体系,能提供给MOOCs的课程及课程受欢迎的程度,就是该大学的教学水平或该国高等教育实力的呈现。某种意义上,MOOCs是大学与大学、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比武擂台”。通常讲的一国文化软实力,确实可以由此在全球学生面前见个高下。不过,仅就MOOCs三大平台皆由美国大学搭建并唱主角而论,中国教育界便已先输了一阵。

  在微观层面上,MOOCs不只是课程共享,还是教学技术的成功创新。自从MOOC在美国兴起,近些年致力于将信息技术与社会科学相结合的李晓明就开始在中国推广这一新型学习方式。得益于20多年的网络教育实践,MOOCs很快形成较为稳定实用的基本教学模式。在MOOCs的世界里,视频课程被切割成10分钟甚至更小的微课程,由许多个小问题穿插其中连贯而成,就像游戏里的通关设置,只有答对才能继续听课。学生如果有疑问,可以在平台上直接提出,5分钟左右就会有师生提供解答。国内高校沿袭至今的教师说、学生记,教师主动、学生被动的教学模式,从技术上被打破了。课程设计的精细化,一定程度上消解了传统的教师督促式教学法,取而代之的是在兴趣驱动下的学生自我探究。教育界倡导多年的“探究式教学”在信息技术的支撑下,真正得到了实施。

  MOOCs是“在线课程”层面上的网络教学形式之一,属于已经发展了十几年的在线教育系统的组成部分,对以往的网络教学有重要借鉴意义。但是现在国内普遍把MOOCs作为“在线教育”来阐释其内涵和强调其重要意义,有些言过其实。事实上,依据比较权威的美国斯隆联盟(SloanConsortium)连续10年(2003-2012)对在线教育所做的持续研究表明:在研究和实践两个层面,国际在线教育一直按照自身规律快速稳步地向前发展。MOOCs是一剂重要的催化剂,而非在线教育整体解决方案的全部或“秘方”,我们需要客观和辩证地分析、认识和实践MOOCs。

  首先,MOOCs本身并不能给高等教育带来革命性变化,因为现有的MOOCs课程及其支撑平台只是在线教育的组成部分,而且自身还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既有明显优势,也有严重不足。但是,如果以这次“MOOCs运动”为契机,肯定MOOCs的同时,再借鉴开放远程教育多年来取得的成果和经验,完善和发展MOOCs,并进一步结合信息化环境下的高等教育混合教学改革,从教育理论体系、技术体系、组织体系等方面科学发展在线教育大系统,的确能够加速高等教育教学的变革进程。

  其次,需要从信息技术教育应用的历史观视角,客观、辩证地认识、理解和完善MOOCs,不要过度宣传并给其贴上一个“革命”的标签。事实上,对于信息技术促进教育变革的问题,早在《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中就已明确指出:“信息技术对教育发展具有革命性影响,必须予以高度重视”。对于在线教育,我国高校的网络教育学院和开放大学(含广播电视大学)开办远程教育,以及传统高校数字校园中的网络辅助教学等,这些在线教育的研究和实践开展了十余年,与国际上发达国家的在线教育发展类似,在专业规划、课程建设、教学组织、支持服务、质量保障与认证、混合教学改革等诸多方面都取得了系统化的成果,正在不断加速推进信息技术与课程教学深度融合的改革。另外,历史上技术促进教育变革多次出现过要“革命”的预言,但事实一再证明往往言过其实。

  最后,2013年国际上逐渐转向融合以往网络教学务实发展MOOCs,而国内高呼MOOCs的声势却有增无减,照搬美国MOOCs课程建设模式和商业运行机制,既缺乏结合我国高等教育改革实际的教育信息化理论指导,也缺乏创新的可行方案和顶层设计,行政化打造所谓的MOOCs平台与联盟,可能会适得其反,甚至贻误科学发展在线教育的良机。所以辩证认识和分析MOOCs,借鉴cMOOC和xMOOC的各自优点,从教育视角而非技术视角来系统梳理和创新已有的在线教育体系,站在国家教育改革的战略高度,基于系统工程思想,面向校园内学生和校园外学员、正式学习和非正式学习、正规教育与终身教育,完成我国在线教育整体规划、顶层设计和实践指南,科学稳步地推进在线教育,才能修成正果。

  五、小结

  国内四所大学签约了两个美国MOOCs平台,具有一定的标志意义,不仅在国际MOOCs热潮中有我们中国大学的位置,而且可以提高这些高校的国际影响力,但从长远发展看,我认为非长久之计,因为我国在教育科研网建设、远程教育办学和网络教学实践方面已经具有一定基础和优势,另外面对人口众多,且在基础教育、职业与成人教育、普通高等教育和社区教育等方面存在着巨大的地区差距和数字鸿沟的具体国情,此外还有我国接入国际互联网的流量计费问题等因素,我觉得借鉴我国高铁发展之路可能更为合适,也就是系统地构建具有自主创新和知识产权的在线教育系统。

  2012年,比尔•盖茨大胆预言:五年以后,人们将可以在网上免费获得世界上最好的课程,而且这些课程比任何一所单独的大学提供的课程都要好。MOOC正是借助新技术的力量将全球最优秀的教师、课程和平台整合在一起,不断创造和释放着开放网络教育的新的能量。正因如此,我们相信盖茨的预言一定会变成现实!

  参考文献

  [1]贺斌.慕课:本质、现状及其展望[J].江苏教育研究,2014(01)

  [2]祝智庭.MOOC为传统教育敲响警钟[N].北京晨报,2013-10-01(B11).

  [3]大型开放式网络课程.http://baike.baidu.com/view/10187188.htm.2013

  [4]陈吉荣.国外慕课研究最新发展述评[J].外语教学与研究,2016(01)

  [5]魏顺平.2013年三大MOOCs机构最新进展[EB/OL].

  [6]陈玉琨,田爱丽.慕课与翻转课堂导论[M].上海:华东师范大学出版社,2014.

  

2021年6月22日 11:20
浏览量:0
收藏
站点标题-双击进行编辑

最新文章

会计论文
MBA论文
人力资源
工商管理
美术论文
汉语言文学
音乐论文
舞蹈论文
法律论文
财务管理
市场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