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重吧-专业的论文服务平台】

让写作更简单-如何写毕业论文

注册

QQ:1028988511 电话:18703401474

中国新疆地区安全形势分析

  摘要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位于我国的西北部,新疆地区是我国边境线最长的省区,与八个国家毗邻,处在亚欧大陆中心,是维护中国安全统一的战备屏障,在我国边界安全中有着重要的战略安全地位,新疆地区的安全稳定又与中亚地区的安全稳息息相关。本文主要结合新疆地区外部国际环境主要是中亚地区的由美国、俄罗斯等驻军后中亚安全局势造成的威胁及境外“三股势力”对我国新疆地区安全的影响在内部安全影响因素方面,从新疆地区的地缘、民族文化信仰、地区经济等层面上分析了新疆战略安全地位、社会安全和经济安全,并结合我国新疆的地区“三股势力”及民族特性的实际情况提出了加强我国新疆安全的建议。

  关键词:新疆,地区安全,分析,建议

  前言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位于我国的西北部,新疆地区是我国边境线最长的省区,与八个国家毗邻,处在亚欧大陆中心,是维护中国安全统一的战备屏障。新疆是在清朝统一新疆这后再改称新疆的,新疆最原始的时候叫柱州,在汉代史籍上记载,称西域,中国西部的疆域。新疆的地理位置在东西交通的枢纽之道,在国内与国外交接有十分频繁的民族迁徙与日常往来。新疆地区在我国国家安全与发展战略中占有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2014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新疆地区是曾指出“新疆安全稳定关系全国改革发展稳定大局,关系祖国统一、民族团结、国家安全。要深刻领会中央关于新疆工作的战略决策,不断增强稳疆兴疆、强边固防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自觉扎根新疆、保卫新疆、建设新疆,切实履行好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习近平在视察驻新疆部队时的讲话》[N],《解放军报》2014年5月4日。]党中央的领导多次强调新疆地区特殊重要的战略地位,新疆地区的安全和稳定是维护国家安全和稳定关键,新疆的稳定和安全直接影响着国家的民族和谐,社会稳定和边防安全,事关国家的安全统一,新疆地区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对我国的安全和稳定有着重大的意义。

  1.新疆地区概况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位于我国的西北部,处在亚欧大陆中心,首府乌鲁木齐,是我国五个少数民族自治区之一,主要居住有维吾尔族、汉族、蒙古族、哈萨克族、回族、满族、柯尔克孜族、塔吉克族、塔塔尔族、俄罗斯族等47个民族。新疆地区约占全国总面积的六分之一,总面积有166多万平方公里,是我国面积最大的省份。新疆在国内东南邻接甘肃、青海,南部联接西藏,国外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蒙古、印度、阿富汗斯坦8个国家相邻,东北部与蒙古相邻,西南部刚与印度、巴基斯坦及阿富汗接界,新疆地区内总边界线是我国边界最达,长达5400多公里,同时也是我对外口岸对多的一个省区。新疆地区在历史上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道,现在是第二座“亚欧大陆桥”的必经之地,新疆地区在我国具有十分重要的战略地位。新疆地区自汉朝以来就是中国神圣领土的一部分,是不可分割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成立于1955年10月1日,至2016年自治区行政区包括自治区管辖地级市的乌鲁木齐市和克拉玛依市等4个地级市,5个地区,5个自治州,13个市辖区,22个县级市,62个县,6个自治县。

  1.1新疆地区的居住人口与气候

  据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改数据统计,新疆地区总人人数合计2181.33万人,其中汉族人口874.61万占了总比的40.1%,少数民族人口1306.72万,占总人口比的59.9%,至2014年末新疆总人口2298.47万人,少数民族约占60%,城镇化率46.07%,死亡率全年人口出生率16.44‰,死亡率4.97‰,自然增长率11.47‰。[新疆维吾尔自治区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网易[引用日期2016-04-19]

  新疆地区离海洋较远,在四周有较高的山围着,阻碍了海洋湿气的进入,因因此新疆地区气候明显具有温带大陆性气候的特点,温差变化很大,受太阳日照的时间较长,年日照时间达2500至3500个小时,常年降水量较少,整个空气干燥。新疆地区最冷月(1月),准噶尔盆地平均气温达到了零下20度以下,盆地的北边的富蕴县最低气温曾达到零下50.15度,可谓我国最冷的地区之一。最热月(7月),在号称“火洲”的吐鲁番平均气温为33℃以上,绝对最高气温曾达至49.6℃,居全国之冠。由于新疆大部分地区春夏和秋冬之交日温差极大,故历来有“早穿皮袄午穿纱,围着火炉吃西瓜”之说。[《新疆概况》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引用日期2013-10-9]

  1.2新疆地区历史概述

  新疆是在清朝统一新疆这后再改称新疆的,新疆最原始的时候叫柱州,在汉代史籍上记载,称西域,中国西部的疆域。新疆的地理位置在东西交通的枢纽之道,在国内与国外交接有十分频繁的民族迁徙与日常往来,鉴于此原因,导致了古代新疆地区有着错综复杂的种族和民族关系。曾在很久以前,往来的商人把中国的丝织品偏经早期的西域运销南亚和欧洲,中国也曾被古希腊人称为“丝国”,长此以来,这条通往东西的交通要道被后人统称“丝绸之路”。

  自汉代,我国对西域的地理历史就有了真实的记载,公元前,驻扎西域的日逐王贤掸降汉,汉朝中央政府统属天山南北,建立都护府,中央政府在西域各地设置了地方政府机构,标志着自汉代以后,西域便已是我国神圣领土的一部分。

  西汉时期,随着经济文化的交流和传播,西域的社会经济得到了很大的发展。西域的胡麻、蚕豆、石榴、大蒜、苜蓿等农作物以及有“天马”之称的大宛马、乌孙马、各种毛皮通过“丝绸之路”源源不断流入中原内地。而中原内地的丝绸及其丝织品也逐渐传入西域,并经西域远销欧洲,另外中原地区的先进生产工具及农业经验如铁制农具及代田法、冶铁技术等随着屯田士兵而传入西域。

  西域在魏晋南北朝时期曾出现社会动荡和民族大融合的局面,但在唐朝时期统一了西域。1206年,蒙古帝国建立,1271年改国号为元朝,西域大部分地区为成吉思汗次子察合台的封地,到了明代西域在东察合台汗国统治之下。18世纪中叶,清朝又先后平定了叛乱统一了新疆,并采取了一系列的治理措施,最后界定了我国西北疆域,促进了新疆各主要民族及其分布的格局形成,对新疆各民族这间与中原内陆之间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交流有了深远的影响。1771年渥巴锡带领土尔扈特人回归了祖国。在1759年之后,改称西域为“新疆”或“西域新疆”,并设置了与内地一样的军政体制,进一步加强了国家统一的局面。

  1936年,反动政客盛世才为了保持自己“新疆王”的地位在一些进步青年及苏联的帮助下形成了“反帝、亲苏、民平、清廉、和平、建设”的“六大政策”。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盛世才不得以与共产党结成抗日统一战线,但共产党在新疆取得的工作成就让盛世才十分不安,在1939年盛世才有意制造摩擦,冷谈关系。1941年德国法西斯入侵苏联,盛世才误判形势,公开与苏联、中共彻底决裂并制造了“四一二阴谋暴动案”,投向了国民党蒋介石。人民革命党开始肃清三区政府与民族军中试图分裂新疆泛突厥主义分子,三区革命政府方面放弃了“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的称号,与国民党反革命势力对峙直到1949年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新疆为止。三区革命,是中国新民主主义革命的一部分。[《新疆的历史与发展》,新华网[引用日期2014-05-1]

  2.新疆地区外部形势安全分析

  新疆地区是我国边境线最长的省区,与八个国家毗邻,影响新疆的外部安全形势的主要因素有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等三国的政治局势,恐怖主义、民族分裂主义、宗教极端主义等三股恶势力的干扰及渗透,国际走私、中印边境问题、美国存在中亚的军事及克什米尔冲突。

  2.1中亚安全局势对新疆地区安全影响

  中亚与中国相邻,无论从历史还是从现实上来看,其安全局势对位于中国西部的新疆安全都有着间接或直接的影响。从1991年前苏联解体、中亚各国独立之后,整个中亚地区的地缘政治与安全格局风云变换,以美国、俄罗斯为首的一些大国围绕着中亚进行了争夺,911以后美国利用反恐的借口在中亚驻军,俄罗斯也在比邻美国军事基地建立了自己的军事基地。而中亚却奉行多方平衡的外交政策,与周边及相关的大国维持着一种很微妙的关系,各大国在中亚都处于均势,一旦这种均势在未来的事态中被打破,将影响着该地区甚至整个欧亚大陆的政治格局。中亚国家基本国经济、政治及安全等利益最大化的站场,欢迎大国进入中亚平衡各方力量以维持这种均势的状态。

  中亚复杂的民族、宗教关系与历史上的民族、宗教争端相联系,不仅自身内部存在着复杂而尖锐的民族和宗教矛盾,而且也周边国家也存在着错综复杂的民族和宗教矛盾。中亚与我国新疆地区少数民族有着跨国的千丝万缕的联系,有历史的原因也有现实的原因,这个跨国民族有着共同的文化和信仰更有着共同的语言。这些很容易发展成“三股恶势力”即民族分离主义、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发展的温床,因此,中亚的稳定与否直接关系我国和中亚地区及周边的其他国家的国家是否安全。

  中亚对国际安全有着重要的影响作用,中亚内部和各国之间潜在着不可调和的矛盾和冲突,冲突一旦发生,容易发展成国际化对周边的国家和大国这安全产生直接的影响。如911后中亚在打击跨国恐怖主义领域的作用很明显。民族问题、宗教问题、犯罪问题、贫困人口问题等极为复杂的多种问题影响着中亚国家内部的安全。目前民族分离主义、宗教极端主义和恐怖主义在中亚互相合流、互相渗透、互相影响更是进一步复杂了中亚国家内部的安全环境,别外中亚各国之间也因领土问题、民族和资源问题等上面还存在某种程度上的相互猜疑、排拆、争斗的问题。中亚国际和国内的安全局势多变,美国、俄罗斯等大国在中亚的争夺也在继续,并以不同的方式在加强,矛盾在特定的情况下可能会激化。中国毗邻中亚,在中亚有着重要的政治、经济及军事战略利益,而中亚无论任何形式的安全局势发生恶化都将损害我国的国家利益,威胁到我国新疆的安全。要提高中国在中亚的影响力,积极参与中亚的国际事务,进一步加深加大与中亚的政治、经济和军事方面的合作,以预防减少中亚稳定局势破坏后所带来的不良影响。

  2.2境外民族分裂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对新疆安全影响

  在境外分布在中亚、西亚和西方国家进行分裂活动的新疆分裂组织共有41个。中亚国家的有11个分裂组织,其中“东土耳其斯坦革命民族统一战线”和“维吾尔跨国联盟”实力最大,这11个组织中有4个在境外筹建军队,并向境内派遣恐怖分子发动暴力组从专从事恐怖暴力活动,另外7个组织则主要是搜集我国情报并进行政治及宗教渗透为主。“东土耳其斯坦革命民族统一战线”是对我国新疆地区安全威胁最大的分裂组织,该组织号称有54万人,其总部在哈萨克斯坦的阿拉木图,玉素甫﹒莫合里索夫任主席,这个人崇尚暴力,对我国政府和汉人极端地仇视,多起境内的爆炸案,如北京、乌鲁木齐爆炸案、偷运枪支案都与他有关。该组织的目标是依靠暴力手段争取民族独立,自1998年来把袭击的目标转向了我国的军事设施。

  对我国威胁很在的分裂组织还有“世界无地位民族联盟”,主席是艾尔肯﹒艾沙,此人频繁活动于中亚、西亚和美国等地,为美国中央情报局工作,从事民族分裂活动,该组织不仅与美国中央情报局及达赖有密切的联系,还几乎集中了世界各事从事新疆分裂活动的主要人物在各分裂组织影响较大。

  另外还有“艾沙集团”、“维吾尔民族联盟”、“东突厥斯坦独立战斗委员会”等新疆分裂组织,这些组织频繁与新疆南疆地区的相关组织成员联系,以将新疆从中国人民共和国分裂出去,建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维吾尔斯坦共和国),这些恐怖组织本分裂的目标,以暴力手段,披着宗教的外衣在中亚频繁活动,是国际恐怖组织的一部分,对中国、中亚各国及俄罗斯和世界其他各地区的安全、稳定造成了严重的威胁,这些境外组织是破坏我国新疆地区安全稳定的最大隐患。

  3.新疆地区内部安全现状分析

  新疆地区在我国国家安全与发展战略中占有举足轻重的战略地位,2014年4月,习近平总书记在考察新疆地区是曾指出“新疆安全稳定关系全国改革发展稳定大局,关系祖国统一、民族团结、国家安全。要深刻领会中央关于新疆工作的战略决策,不断增强稳疆兴疆、强边固防的使命感和责任感,自觉扎根新疆、保卫新疆、建设新疆,切实履行好党和人民赋予的神圣使命。”[《习近平在视察驻新疆部队时的讲话》[N],《解放军报》2014年5月4日。]党中央的领导多次强调新疆地区特殊重要的战略地位,新疆地区的安全和稳定是维护国家安全和稳定关键。

  3.1新疆地区的战略安全地位

  新疆地区地处我国西北边,位于亚欧大陆中部,是维护中国安全统一的战备屏障。在世界各国海上的交通未开通之前,这里是东西商业贸易、文化交流等必通之路,清朝著名政治家、军事家曾讲“重新疆者所以保蒙古,保蒙古者所以卫京师。西北臂指相连,形势完整,自无隙可乘;若新疆不固,则蒙古不安,匪特陕、甘、山西各边时虞侵轶,防不胜防,即直北关山亦将无晏眠之日。”[《左文襄公奏稿》卷50。]在民国时期历史学家朱希祖也曾指出了新疆的重要军事战略地位“吾国新疆为西域最要区域,吾国得之,足以保障中原、控制蒙古;俄国得之,可以东取中国、南略印度;英国得之,可以囊括中亚细亚,纵断西伯利亚。”因新疆地理位置的特殊性自古也是我国与内外敌对势力的必争之地。

  在西汉之初,匈奴勃兴,中原战乱之间,匈奴人在冒顿单于的带领下,“东破东胡,西击走月氏。南并楼烦、白羊河南王。悉复收秦所使蒙恬所夺匈奴地者,与汉关故河南塞,至朝那、肤施,遂侵燕、代”[《史记·匈奴列传》]汉武帝刘彻为巩固统治,打败匈奴,决定“通西域,以断匈奴右臂,隔绝南羌,月氏”的战略之后,加强了与西域诸地的联系,与乌孙结盟,并得到了支持这才将匈奴打败并将其势力逐出西域,彻底把匈奴对西汉边界的威胁消除了。在唐朝时期,西域的经济有了很大的发展,吐蕃政权一度与唐朝对峙并占据了西域、陇右及关中等地区。18世纪中叶,清朝又先后平定了叛乱统一了新疆,并采取了一系列的治理措施,最后界定了我国西北疆域。在中原王朝各个时期里发生在西域地区的战事次数多、规模大,且影响深远,多次战事前后几乎贯穿着整个封建社会的发展。

  在现今,新疆地区地缘位置有着其特殊性的不同于国内的其他地区,从图3-1新疆地表图可以看到有着其显著的地形特点:一是,新疆地区所辖的国土面积较大。整个新疆地区面积有166万平方公里,占全国土面积的六分之一,是国内面积最大的省级行政区。二是,与新疆毗邻的国家多,与俄罗斯、哈萨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塔吉克斯坦、巴基斯坦、蒙古、印度、阿富汗斯坦8个国家相邻,是我国较长的边防线,约占了我国大陆边防线的30%,占据着陆地边防的重要地位。在美国借911事件之机在新疆的近邻中亚地区驻军并推行“颜色革命”,俄罗斯相继在中亚建设军事基地,直接威胁着我国的安全和稳定,新疆已成为了我国反对美国的“颜色革命”与战略牵制的前沿阵地。

  新疆地区特殊的地理位置及周边的环境的复杂因素使得新疆地区长期一段时间以来成为暴力恐怖事件的频发地区,在某种意义上说,新疆的稳定和安全直接影响着国家的民族和谐,社会稳定和边防安全,事关国家的安全统一,新疆地区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对我国的安全和稳定有着重大的意义。

  3.2新疆地区的社会安全

  2014年末新疆总人口2298.47万人,少数民族约占60%,新疆地区的少数民族人口多较多,且跨国界少数民族也多。新疆地区的少数民族中有11个跨界民族,如我国新疆的少数民族的塔吉克族、乌孜别克族、柯尔克孜族、哈萨克族,这些民族在我国人数较少,相应地在塔吉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哈萨克斯坦等国家却是主体的民族。我们新疆地区的维吾尔族人数有约有一千万,但还有少部分在中亚国家生活。不同的少数民族也有各自的不同的信仰,主要有伊斯兰教、佛教、道教、基督教、天主教和萨满教等,还有的少数民族大部分成员是信仰宗教的。多种民族问题、信仰问题交织在一起,形成了新疆地区民众的复杂性及敏感性,我国与中亚不仅存在着宗教信仰相同,人口众多的跨界民族,更是有着5000多公里的共同国界,这些因素都成为了“三股势力”即民族分裂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滋生的温床,近几年来,“三股势力”严重危害了我国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对我国西部的新疆地区的安全稳定发展造成了破坏。

  3.2.1“三股势力”对新疆地区人民生命及财产安全的影响

  据统计自1990年至2001年,“东突”恐怖分子在新疆境内至少制造了二百多起暴力恐怖事件,造成162人死亡,400多人受伤。[王作安,《中国宗教问题和宗教政策仁》,北京:宗教文化出版社,2003(274)]在2009年“7﹒5”乌鲁木齐打砸抢烧事件,“7﹒5”事件造成的死亡人数达197人,直接经济损失达6895万元,随着真实信息的披露,“7﹒5”事件不是民族、宗教的问题就是以热比娅为首的境外“三股势力”策划和煽动的一场有预谋、有计划的反国家、反民族、反人类的严重暴力恐怖事件。在2011年7月18日,在新疆和田市,暴力恐怖分子有预谋地制造了一起袭击派出所的纵火、爆炸、杀人严重暴力事件,共18人死亡,6人受伤。2012年2月28日,以阿布都克热木﹒马木提为首的恐怖组织成员在达叶城持刀、斧狂砍无辜群众致13人死亡,16人受伤。2012至2014年大大小小的暴力恐怖袭击事件有上百起之多,“三股势力”人员为了达到自己的邪恶的目的,逐渐向车站等人员密集的地方实施作案,由新疆地区扩展向全国各地的趋势,如云南昆明火车站的暴力案件、昆明到广州火车站施案件。恐怖在暴力恐怖袭击事件给人民的人身安全和财产安全造成的伤害和间接损失是无法用数据去进行统计的。2014年5月22日,乌鲁木齐的严重暴力恐怖爆炸案件中造成了39人死亡,94人受伤。从以上数据中可以看到“三股势力”的行为对新疆地区及我国的人民的人身及财产造了巨大的直接损失。

  新疆地区有着独特的美景及特色不同民族的文化,这些吸引了全国各地的很多游客前往旅游,旅游业的发展是当地人们主要的经济收入来源,随着社会暴力恐怖事件的发生,引发了新疆地区旅游人数的减少,人们的收入大大缩水,“三股势力”的暴力行为不仅给新疆地区的人民带来了生命安全的损伤,还在财产上造成了重大的损失,严重阻碍了新疆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

  3.2.2“三股势力”对新疆地区社会稳定的影响

  社会稳定是发展的前提,数起暴力恐怖袭击事件充分说明了“三股势力”已严重破坏了社会的稳定。民族分裂分子热比娅利用广东省韶关一家玩具厂部分新疆籍员工与其他员引发的数百人斗殴事件,编纂了大量耸人听闻的新闻及视频在国外各大网站发布,如“此次事件中,有18名维族青年死亡,其中包括3名维族女孩,还有600多维吾尔人下落不明”,“维吾尔族代表大会”组织头目还利用网络转发此信息给不明真相的群众,甚至把伊拉克一名叫多阿的红衣少女被人用石头殴打致死的视频,篡改成维族少女被汉族人打死,以煽动维族群众聚众闹事。事件后“维吾尔族代表大会”还在境外也策划了一系列的活动,2名“东突”分子向中国驻德国大使馆投石块。在这事件的发展过程中,“三股势力”引发的社会风险、扩散社会风险已严重破坏了我国的社会稳定,利用不实的信息来蒙蔽和欺骗不明真相的群众,在境外利用网络、通讯工具发动潜伏在国内的成员煽动闹事,因此发酵引发了“7﹒5”事件。

  稳定是社会发展的基础和前提,现代社会风险逐渐增加,社会风险具有客观现实性特点也有主观非现实性,人们对于自己的未知件事有着主观上的猜测,以及对于已发生客观风险的事件信息的有着一定的局限性,人们在主观猜测和信息局限性前提下,很容易接受发出的新信息的影响,“三股势力”利用人们认和这一种特性和时机利用虚假信息策划了分裂民族破坏民族团结的事件,从而发动了“7.5”暴力恐怖事件。可见“三股势力”在新疆地区已经成为了影响社会稳定的主要因素。

  3.3新疆地区的经济安全

  在中国的历史上,新疆是古丝绸之路的重要通首,长达2600公里,占了整个丝绸之路的37%,给对新疆的政治、经济和文化产生了深远的影响。目前,新疆以自身的独特地缘优势及资源优势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中占据着十分重要的地位和作用,以新疆为“丝绸之路经济带”核心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交通枢纽中心、金融中心、文化科教中心、医疗中心是势在必行的事情。新疆地区初步形成了铁路、公路、水路、航空、邮政、管道运输等六位一体的综合立体交通网络,显示出了亚欧大陆重要交通枢纽的雏形。新疆地区充分发挥地缘的区位优势,加快构建中亚、西亚、南亚、欧洲和非洲的陆地交通和航空运输体系,发挥中国国际大通的交通枢纽作用。

  “丝绸之路经济带”的建以点带面,也形成了多个国家间的合作,覆盖了安全、经济、人文等领域,也进一步加强了中国与中亚国家之间的合作,中国与中亚国家各自发挥自身的优势,携手发展,不仅给各国人民带来了实惠,还为区域的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提供了强大的动力。中亚五国已然成为了新疆地区的主要经贸伙伴,新疆与中亚的贸易额占了新疆外贸总额的75%以上,中国与中亚贸易总额的60%以上。

  但是中亚的“三股势力”民族分裂主义、宗教极端主义、恐怖主义在中亚地区异常活跃,频繁制造恐怖暴力袭击事件的发生,一方面制造舆论,煽动闹事,一方面却预谋策划暴力恐怖活动,严重破坏了中亚及我国新疆地区安全和社会的稳定,社会稳定是社会发展、经济发展的前提,中亚的地区的“三股势力”及变数不定的局势安全稳定关系着新疆的安全稳定发展。

  4.强化新疆地区安全的建议

  中亚的安全和稳定对我国新疆地区的稳定发展的影响是至关重要的,为进一步加强我国新疆地区的安全,需高度重视并发挥上海合作组织的作用,加强区域的合作,促进经济的发展及铲除“三股势力”发展的温床,并吸取邻国在处理民族与宗教的问题上的深刻教训,重视改善新疆各族人民的生活条件等,确保我国新疆地区的安全和稳定。

  (1)积极参与上海合作组织的事务,充分发挥其作用。目前上海合作组织的成员国有哈萨克斯坦共和国、中华人民共和国、吉尔吉斯共和国、俄罗斯联邦、塔吉克斯坦共和国、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土库曼斯坦没有参与。上海合作组织宗旨和主要任务中提出了“加强成员国的相互信任与睦邻友好;维护和加强地区和平、安全与稳定,共同打击恐怖主义、分裂主义和极端主义、毒品走私、非法贩运武器和其它跨国犯罪;开展经贸、环保、文化、科技、教育、能源、交通、金融等领域的合作,促进地区经济、社会、文化的全面均衡发展,不断提高成员国人民的生活水平;推动建立民主、公正、合理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上海合作组织简介.上合组织官网,引用日期2016-04-18]高度重视上海合作组织的作用,通过该组织遏制“三股势力”及其它不利因素的苗头发展,加强区域间的合作,促经济的发展。

  (2)吸取邻国民族工作和宗教工作方面教育,并认真总结我国这方面的工作经验。民族与宗教是社会问题的重要部分,其长期发展有着一定的复杂性,在这方面要积极吸取国处处理民族宗教方面问题的经验和教训,如苏东剧变及世界上因民族和宗教问题引起的暴动事件。坚决反对境外的敌对势力对我国进行的渗透和破坏活动,同时也要根据我国民族和宗教的发展特点和问题进行正确的处理。认真总结我国民族工作的先进经验,坚持完善民族区域的自治制度,发展平等、团结、互助的和谐社会民族关系,大力弘扬爱国主义精神,牢固树立汉族与少数民族是团结一体,谁也离不开谁的思想观,培养少数民族的干部和人才,让他们积极参与社会主义经济建设中去,正确引导宗教对社会主义建设的适应性,让宗教也在社会主义建设中发挥作用。

  (3)大力改善新疆各族人民的生活条件。各级人民政府在努力发展地方经济的同时也要高度关注社会的建设,关心人民群众的生活,改进工作方法,这也是维护民族团结,国家安全和社会稳定的基础。随着经济的发展,城乡一体化进程的推进,新疆的经济发展取得了很大的成就,城乡居民的生活水平有了很大的提高。随着“丝绸经济带”的建设推进发展,新疆已成为了我国投资开发的热点地带,颇受国内外关注。但由于新疆的地理位置的原因,仍有不少生活困难的群众,这要求在对待新疆发展的问题上,要统筹兼顾,践行科学发展观,努力解决城乡发展不平衡、区域发展不平衡的问题,以“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的发展模式,加大对农村的投入,促进农业的发展,提高农民的收入水平。做好精准扶贫工作,以南疆和低收入贫困地区为重点,采取强有力的措施,使贫困地区能在短时间内有大改观。以坚持不懈的态度为各族群众办好事、实力,努力解决与群众切身利益相关的住房、交能、上学、看病、饮食等方面的实际问题,更进一步建立健全相应的社会保障制度。

  参考文献

  [1]孔根红.国际政治格局的新变化及我国的应对策略[J].当代经济.2011(05)

  [2]杨倩.当前中亚地区宗教极端势力活动的主要特点、趋势及影响[J].和平与发展.2011(05)

  [3]蒋新卫,著.冷战后中亚地缘政治格局变迁与新疆安全和发展[M].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09

  [4]刘艳.中亚地区宗教极端主义及其对新疆的影响[D].新疆师范大学2012

  [5]董锁成,黄永斌,李泽红,石广义,毛琦梁,李俊,于会录.丝绸之路经济带经济发展格局与区域经济一体化模式[J].资源科学.2014(12)

  [6]潘志平,耶斯尔.西域新疆的战略地位:地缘政治的视角[J].中国边疆史地研究,2013(09)

  [7]赵毅,赵继峰.新疆在国家安全与发展战略全局中的地位[J].新疆社科论坛,2015(01)

  [8]贾春阳.泛突厥主义对中国新疆的渗透及影响[J].世界民族.2011(01)

  [9]马陇平.西部边疆稳定视角下打击“三股势力”法治化研究[D].兰州大学2013

  [10]新中国成立后中共中央关于新疆防务的指导方略[J].军事历史.2013(03)

  [11]孙慧,邢娟娟,滕文静,钟小梅.新疆对外开放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实证分析[J].资源与产业.2013(02)

  [12]贾春阳.关于“疆独”问题的几点思考[J].广西民族研究.2010(03)

  [13]李豫新,孙培蕾.新疆在丝绸之路经济带中的经济“边缘化”风险及规避[J].新疆大学学报.2015(12)

2021年1月25日 11:04
浏览量:0
收藏
站点标题-双击进行编辑

最新文章

会计论文
MBA论文
人力资源
工商管理
美术论文
汉语言文学
音乐论文
舞蹈论文
法律论文
财务管理
市场营销